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黑千金她飒翻天了

黑千金她飒翻天了

小锦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宝藏作家“小锦鲤”倾心创作完成的相待甜宠爱情故事,《黑千金她飒翻天了》这本书在网络上尚未完结,主人公:楚烟、蓝桥易,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深刻感人,小说主要讲述了:作为娱乐圈的王牌经纪人,楚烟的名气可谓是红透半个娱乐圈,外号“蛇蝎美人”的她,爱好便是将娱乐圈吊车尾培养成顶流;她的辉煌事迹真是几天几夜都讲不完。某节目中报道成楚烟自己自爆,为了捧红一人,连自己的顶头上司、枕边人蓝桥易都可以利用。

主角:楚烟,蓝桥易   更新:2022-07-15 2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烟,蓝桥易 的女频言情小说《黑千金她飒翻天了》,由网络作家“小锦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宝藏作家“小锦鲤”倾心创作完成的相待甜宠爱情故事,《黑千金她飒翻天了》这本书在网络上尚未完结,主人公:楚烟、蓝桥易,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深刻感人,小说主要讲述了:作为娱乐圈的王牌经纪人,楚烟的名气可谓是红透半个娱乐圈,外号“蛇蝎美人”的她,爱好便是将娱乐圈吊车尾培养成顶流;她的辉煌事迹真是几天几夜都讲不完。某节目中报道成楚烟自己自爆,为了捧红一人,连自己的顶头上司、枕边人蓝桥易都可以利用。

《黑千金她飒翻天了》精彩片段

夜半。

急促的铃声响起。

昏暗的屋里,单人床上,从薄被里伸出一只纤细的胳膊。

少女蹙着眉头,摸索着将刺耳的电话声掐断。

半晌。

屏幕再次亮起。

楚烟拿过手机,动作暴躁,气压极低,鼻音浓重,“什么事?”

话音刚落,那头传来阵阵哭声,“烟姐,救我。”

楚烟意识清醒了几分,双眸未睁,语气漠然,“给你三句话,把事说清。”

“......”

“哑巴了?”

“王锡要把我送给志飞的安总,在悦薇酒店。”

夜里,楚烟贪凉,特意留了扇窗。

此时月光丝丝缕缕的照进来,能看到她细长的眉眼,如三月的细雨,清澈、淡然。

“你要不……”她神色倦懒,漫不经心道,“从了?”

“烟姐,别挂!”

那头似乎早有预料,悲泣地喊着,“我错了,你早交代过我小心王锡,是我没当回事,姐,他们给我酒里放了东西……求你救救我……”

没等说完,楚烟已将电话挂断。

她转头望向窗外,眼神清冷,眉间微蹙,似有犹豫。

救不救?

洛洛并不是她手下的艺人,单为此,与公司的‘皮条客’王锡作对,太不划算。

楚烟重新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未果。

她起身走到客厅,开灯、倒水,目光触到书柜上的海豚摆件,面色微怔。

紧接着,楚烟快速返回卧室,拿起手机拨了号码,“房间号。”

“啊?”洛洛声音发着懵,“......2902。”

“躲好。”

“我在浴室,烟姐要来吗?”

“嗯,给你收尸。”

“......”

说话间,楚烟已经套上衣服出门,一袭银灰色V领高开叉长裙,雪颈如瓷,一双清冷的眸泛着冷意。

悦薇酒店——

前台值班人员撑着下巴,盯着大门,百无聊赖。

登时,眼睛亮了起来,人也跟着精神了。

只见,一位身姿绰约,面容清丽的美女款款而来,修长的美腿随着裙摆,若隐若现。

前台咽了咽口水,干巴巴问,“您好,需要办理入住吗?”

楚烟摘下墨镜,“2902,找人。”

“......”

见她目光呆滞。

楚烟反客为主,勾起唇角,眸中含笑,“我的房卡丢了,能帮我补办一张吗?”

眼波流转,有勾魂夺魄之效。

前台的女生脸色坨红,感觉自己在这眼神攻势下要被掰弯了。

她连忙点头,“......可以。”

“谢谢。”

叮,一张房卡从机器里掉出,楚烟接过,做了个飞吻,向电梯间走去。

身后两位值班人员面面相觑,“去2902的?总裁这是要还俗?”

挑的确实是个妖精!

楚烟寻着门牌号,一路来到走廊的西侧。

“出手倒是阔绰。”她看着2902的门牌号,轻言冷笑。

众所周知,悦薇的总统套房单有钱可入住不了,还得有势。

她低头,认真将衣服检查一遍,深吸口气......

刷房卡。

顺利潜入。

室内灯火通明,异常安静。

楚烟站在玄关环视,并未发现人影,再往里,双人床上亦是空荡荡。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楚烟转眼望去,入目,是一张俊逸深邃的脸,眸色偏棕,眉眼似带着薄霜,发梢的水落下,滴在性感的锁骨上,让人浮想联翩。

这就是......安总?

现在的金主,皮相都这么好了?

楚烟心中生疑,还来不及细想,对面的男人已经沉声开口,“看够了吗?”

“......”

见她不语。

蓝桥易迈着长腿过来,冰冷的目光从她身上一寸寸掠过,骨节分明的手落向她的领口。

“安先生。”

楚烟不动声色得后退,打量着室内的方位构造,脸上露出几抹娇羞,“不用喝酒助兴吗?”

男人听着她喊出那几个字,眸色明灭不定。

几秒后。

他俯身凑近她的耳廓,“你想喝什么?”

“波尔多。”

蓝桥易退开一步,看着她,“自己去拿。”

酒柜在靠窗的位置,刚巧路过浴室,楚烟一边往里走,一边寻找洛洛的身影,她往后朝沙发处瞥了眼,男人正背对着她。

她身姿一闪,快速进了浴室。

可是……

里面竟也空荡荡的,未见人影。

楚烟掏出手机,给洛洛发消息:你不在2902?

刚发出一秒,手机就被抽走了。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此时,站在她面前,看似不动声色,实则眼眸紧盯着她,那双如鹰的眼,让她有一瞬的恐惧。

下一秒。

他倾身将楚烟两条细胳膊锁住,腾出右手,挑起她长裙的领口,探进去——

楚烟红唇勾起,声音娇软,“安先生,我还没洗澡,这样不好吧?”

“无碍。”

蓝桥易修长的手指擦过她腰侧的肌肤,眼神紧锁着身下的人。

她的眼神在慢慢变冷。

却偏偏要做出小白花的镇定模样。

很好!

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何时,如此,他的手更加放肆......

楚烟抬手准备反击时,蓝桥易用力一扯,将她藏在胸针后的针孔摄像头,拽了下来。


危险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楚烟盯着针孔摄像头,淡定解释,“我是一名暗访记者,这是职业习惯。”

男人转动着指尖,撤回目光,漫不经心问,“副业是玩?”

楚烟,“......”

浴室没人,手机被扣。

她意识到自己恐怕认错人了。

可是进来很容易,要走?估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蓝桥易端起酒杯,慢悠悠喝了口,而后倾身逼近,“你既然是记者,那要是碰到无理的对手,也见怪不怪了?”

“什么无理的对手……”

不等楚烟问完,蓝桥易已经堵住了她的唇,浓烈的酒香在齿间弥漫,身上的每处感官都被调动起来,她双腿发软,险些滑倒。

接着。

她细窄的腰被有力的大手掌住,盈盈一握。

蓝桥易眸色戏谑,声音魅惑,“还能习惯吗?小记者?”

“......”

今晚难道要交代在这里?

楚烟喘着气,将食指抵在男人唇边,笑得很勾人,“先生,夜很长,我们慢慢来。”

说罢,她瞥眼看了墙上的钟。

心里默念。

3、2、1......

刺耳的火警声响起。

楚烟望向男人,发现他也在打量着自己,眸色幽深,彷佛一名冷眼观望的捕猎者。

她小脸上带着惊慌,“着火了。”

“......”

“先生,您不跑吗?”

“有人陪葬的感觉也不错。”男人冷言。

楚烟气绝,“抱歉,我还不想死。”

她用力将人推开,拿起手机踱步往外走。

到了门口。

楚烟回头,指着摄像头,笑得肆意张扬,“你的吻技不错,那个,就当嫖资吧。”

而后,不顾男人反应,转身离去。

楚烟顺着楼梯往下走,指纹解锁手机,点进屏幕上一个黑色的软件,移除设置,火警声戛然而止。

“烟姐!”

洛洛红肿着眼睛,从楼上跑下来,一把抱住她,“你可算来了,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那个糟老头子手脚有多利索,打他一拳追着我跑了两层。”

老头子?

楚烟眯了眯眼,冷声问,“你不是在2902?”

“我......”

洛洛吐吐舌头,不好意思道,“我看错了,是2602。”

“......”

楚烟捏着她的下巴,一字一顿,“你真是好样的。”

“......”

洛洛吓得小脸煞白。

她眼睁睁看着那抹纤瘦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不敢多言。

毕竟,在云艺传媒公司,楚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艺人们怕她,记者们怵她,就连粉丝们,对她也是又爱又恨。

外号——蛇蝎美人。

酒店门口,人群攒动。

安保们维护秩序的间隙,悄声八卦,“到底是谁能把警报拉了,监控里还查不到?”

“多半是攻进系统,远程操控了。”

“敢黑悦薇的防火墙,牛逼!”

“那可不?还专挑今晚总裁入住的时候。”

楚烟戴着墨镜,从正门大大方方走出。

一路绿灯。

汽车行驶了很长一段路,她才停车,望着前方发呆。

手机咚咚响了几声。

——烟姐,谢谢你能来救我。

——今晚的事我不会告别人的,王锡不知道你来过。

屏幕亮了又灭,楚烟始终没有看,她将天窗打开,感受着晚风拂面。

此刻。

总统套房。

蓝桥易交叠着长腿,坐在沙发里,看着那枚微型摄像头,如果没有猜错,它仅为特殊研究所人员专用,有市无价。

他窝在沙发上,眯着眼,脑海中,闪现的都是那个火辣女人的身影,以及她红润的唇。

“总裁。”

助理打断了他的思绪,汇报,“是云艺的经纪人,叫楚烟。”

蓝桥易抬眸,接过资料。

个人简历上,从教育经历到工作经验,写得满满当当,唯独,家庭信息那栏,一片空白。

“孤儿?”他问。

助理摇头,“不是,楚小姐是江阔的......私生女。”

蓝桥易不甚在意地点头,目光从资料上掠过,在其中一格定住。 

楚烟。

23岁,毕业于京州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

他的视线落在那页的时间,格外长些,助理见此,便问,“总裁,有什么问题吗?” 

蓝桥易看过来,“你去查一下,今晚入住悦薇的客人中,有没有一位姓安的男性。”

“好。”

五分钟后。

助理折回,带着从前台得来的消息,“总裁,志飞贸易的安华住在2602,与他一同入住的,是云艺的新人洛洛。”

“这潭脏水,是该清清了。”蓝桥易声音凉薄,脸色微沉。

助理心头大震。

以总裁做事的手段,云艺传媒的领导层,怕是乌纱帽保不住了。


翌日。

云艺传媒。

楚烟卡着点走进会议室。

王锡坐在首位,手里夹着根烟,长相周正,气质却是混不吝,他抬眼笑,“小烟,你住的离公司也不远,怎么回回踩点来?”

“路上堵。”

“你可是重要人物,你晚来一分钟,大家就只能干等着。”

楚烟直视他,四平八稳道,“比不上王总重要,您为云艺营生操劳,辛苦了。”

“......”

今天在坐的除了云艺的经纪人,还有几位公司正当捧的流量小花,其中,就包括洛洛。 

王锡将烟头暗灭,朝角落看了眼,意有所指,“这行就是大染缸,甭管你进来是什么样儿,出去不死也得脱层皮,没付出,哪来的回报?”

“......”现场鸦雀无声。

他转眼看楚烟,挑着吊梢眼,“真当天上掉馅饼呢?”

在场的人脸色都不甚好看。

王锡是云艺传媒的执行总监。

此人做事利益至上,不择手段,碰上家里有背景的艺人,恨不得双手供着,否则,就是他置换资源,用来献祭的贡品,为此,一干人等苦不堪言。

直到一年前,楚烟加入云艺,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变。

也因此王锡从心里记恨上这个人。

他话中带刺,故意挑事,“小烟,不是谁都像你,背靠江家不愁吃喝。”

说完,会议室里,安静的可怕,洛洛紧张的抠着手指,看向楚烟,祈祷着她能将怒火忍一忍,最起码不要现在就爆发。

众所周知,云艺,空降了一位新总裁,今天报道。 

王锡老奸巨猾,早将楚烟视为眼中钉,这会借机拱火,不过是想要她出丑罢了。

“呵......”

楚烟低笑不止,“王总,你要是羡慕不如去爬江阔的床,我父亲他男女通吃。”

“......”

眼见着王锡脸红脖子粗。

楚烟心情大好。

会议顺利结束,她抱着文件往外走,洛洛紧随其后,压低声音道,“烟姐,我刚才真怕你和王总杠上了,他可真阴啊。”

“站那,别跟着我。”

“......”

楚烟打开文件,将上面的名单转向她,“看见了吗?”

“什么?”

“你的经纪人不是我,所以,哪凉快待哪去。”

洛洛也不生气,嘿嘿笑着,“那我先去吸吸冷气,等烟姐热了,我给你降温。”

说完挥挥手跑了。

楚烟站在原地,愣了几秒,过后,清冷的眸中带着些许柔光,回到办公室,看到桌上放着一份《》。

条条框框。

罗列了五十项。

楚烟望着其中一条。

——办公区域内,不得用电子设备进行摄影摄像,一经发现,立即解除劳动合同。

楚烟,“......”

正巧,行政部的同事经过,见她垂目看着指南,笑问,“烟姐,研究明白了吗?咱们这位总裁留洋回来的,据说苛刻得很。”

楚烟勾唇,“看出是挺变态的。”

“......”

“办公区为什么不能拍照?这是什么规定?”

同事耸耸肩,“本来是没有这项的,今早新加的,可能,总裁怕机密外露?”

楚烟默然。

她莫名想起了昨晚那个男人,嘴唇微微发烫,问,“新总裁叫什么?”

“蓝桥易。”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楚烟瓷白的面上挂着笑,轻声道,“名字倒是好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