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他要考清华

他要考清华

乔亦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说,早恋影响他考清华。多年后,他清华毕业,清贵冷艳地站在我面前,我却不敢抬头看他。因为我在卖红薯。「多少?」「五块……」我低着头,指了下烫筒上的二维码,示意他扫那结账就可以了。

主角:沈知意乔亦辰   更新:2023-01-13 1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知意乔亦辰的其他类型小说《他要考清华》,由网络作家“乔亦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说,早恋影响他考清华。多年后,他清华毕业,清贵冷艳地站在我面前,我却不敢抬头看他。因为我在卖红薯。「多少?」「五块……」我低着头,指了下烫筒上的二维码,示意他扫那结账就可以了。

《他要考清华》精彩片段

他说,早恋影响他考清华。

多年后,他清华毕业,清贵冷艳地站在我面前,我却不敢抬头看他。

因为我在卖红薯。

「多少?」

「五块……」

我低着头,指了下烫筒上的二维码,示意他扫那结账就可以了。

男人白皙的指尖拎着装有红薯的廉价塑料袋,十分突出,他似垂眸狐疑地扫了我一眼。

眼神里的一抹探究,看得我浑身尴尬,只得把头低得更低了。

祈祷他别认出我来!

谁能想到,世上还有这么戏剧性的一幕。六年后,我再次碰到了以前的暗恋男神——乔亦辰。

他还是这样清冷好看,褪去了年少的青稚,如今的他,更像是一个矜贵优雅的男人,处处透着沉稳禁欲。

与年少时一样……仍能第一时间牵动我的心。

「老板,转过去了。」

乔亦辰疏离的声音淡淡传来,他收回打量我的目光,然后头也不回,跟着一帮在等他的同事一起走进了面前那家据说全球前500强的企业。

走的时候,还能听到他们一行人在嬉笑打趣。

「那个卖红薯的小姐姐好偏心呀小乔总,凭啥你五元这么大?」

「跟你换?」

「呵呵呵……别了,万一是人家小姐姐故意给你,我这不是抢你桃花么。」

「别说笑了,小乔总桃花岂是你能抢的?心仪小乔总的美妞,可看不上你呢。」

「擦,老子撕碎你的嘴!」

直到他们的玩闹声彻底远去,我才敢抬头,偷偷望了一眼人群中那道即将消失的挺拔背影。

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又有些酸涩。

他果然,忘了我。

也对,毕竟我只不过是他众多追求者里的其中一个而已。

虽然,他也曾认真听我大放厥词:「你要考上清华才谈恋爱吗,那我也考啊!」



在警方的协调下,相亲男老老实实地给我道了歉。

最后,由于他刚刚砸坏了店里的咖啡杯,乔亦辰要他赔偿两万。

相亲男当场就跳起来了,「你杀猪呢,什么杯子两万?」

乔亦辰也不争,示意店员将店内的购买清单拉出来。

这一看,真是吓一跳,咖啡厅的一个小杯子,居然真的价值两万。

相亲男都吓傻了:「你疯了吗?客用的咖啡杯买这么贵的?」

店员财大气粗地维护老板,冷声道:「先生,我们老板是个有品位的人,好的咖啡配好杯,仅此而已,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店员的冷嘲热讽下,相亲男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一个月的工资都赔了。

愤恨离去前,乔亦辰叫住了他:「这位先生,不要把你有限的眼界扣在别人身上,你觉得两万可以养活一大家子了,可或许在别人那,两万不过是一只碎了的杯子。」

这话就差没明说,你那月薪两万的工资,还是继续努努力再出社会吹大话吧。

相亲男领下这份羞辱,头也不回地走了。

店员安抚其他的顾客,乔亦辰也在跟警员温声道谢,整个咖啡厅里,就我还僵站着。

我也想着走的,但无论怎么说,乔亦辰也算是帮了我的,所以就老实站着等待。

几分钟后,乔亦辰送走警员,转身回来看着我,眼底似落了些笑意,像星光似的璀璨夺目。

他向我走来,好似周身都有荧光萦绕,万丈光芒。

我捏紧了手中廉价的包,后退了一步。

垂眸出声:「这位先生,今天的事,谢谢您。」

一副完全不熟的语态。

男人的脚步也随之停顿下来。刹那间,我感到有抹冷光,冷冷地攫着我。

「不客气,小姐。」

他冷若冰霜地回了我一句。

我有些受不了这样诡异的气氛,讪讪笑了下,然后提着包就想赶紧逃离。

然而,与乔亦辰擦肩而过时,他却忽然伸手,扣住了我的手腕。

措不及防的举动,吓得我一个激灵。

男人宽大的掌心传来的炽热温度,仿佛能透过衣料,灼烫我的肌肤,顺着经络,直烫了整颗心脏。

我几乎下意识地绷紧了所有神经:「你……」



在我妈的再三要求下,我只能尴尬地领着乔亦辰回家了。

我妈还特意收拾了下自己,拄着拐杖,巴巴地在门口等着。

当看到我从乔亦辰的宝马车上下来后,再看到他拎出大包小包的见面礼时,我妈那张嘴,都快笑到后脑勺去了。

一口一个女婿,喊得十分亲热。

我却尴尬无比,生怕乔亦辰厌恶我妈这股子谄媚劲。

暗暗提醒她收敛:「妈,男朋友,只是男朋友!」

可谁想,我妈一把将我挥开,「走一边去!」

然后一扭头,又亲亲热热地招呼着乔亦辰:「我说女婿,来就来了,怎么还买这么多东西呢,多破费啊!」

不得不说,乔亦辰的涵养,真的从小到大都是得体优秀的。

他仿佛看不见我妈眼底如狼似虎的市侩,仍笑得谦和有礼:「应该的,本来很早就想来拜访你了,但知意一直说时候不到,所以才耽误至今。」

我:「……?」

哦,原来六年后的乔亦辰,说起谎来,也是眼睛不带眨的。

我妈烧了一桌好菜,心情极好,喜笑颜开地招呼着乔亦辰。

而乔亦辰也始终表现良好,两人聊着天,似乎都忘了我这个默默无闻的干饭人。

「小乔啊,我就知意这么一个女儿,平时的确对她严厉苛刻了些,但我这不都是担心她后半辈子么!」

说着说着,我妈忽然红了眼眶,拉着乔亦辰的手腕抹起了眼泪:「阿姨看你是真的不错,希望你能好好照顾我们知意。

「这孩子命苦啊,是我跟她爸对不起她,她高考那年……」

「妈!」

在我妈推心置腹要说些什么时,我陡然拔高了音调,打断了她的话语。

笑容惨白:「汤要凉了,喝汤吧。」

乔亦辰看了我一眼。

我低着头,沉默扒饭,眼眶红了一圈。



饭后,我妈招呼我送乔亦辰离开。

已是夜深时刻,暖黄的路灯亮起,我垂着头,跟在这人的身后走着。

不知他何时顿住了脚步,我一个没留神,一脑袋砸上了他硬邦邦的后背,疼得龇牙咧嘴。

常看网上形容男人的体魄,什么铜墙铁壁,我觉得夸大其词,这冷不丁撞上,还真的……硬!

一道叹息声响起,乔亦辰几乎无语地看着抱头揉额的我,「看来,我需要送你个东西。」

「啊?」

「红花油。」

「……」

好吧,这是在挖苦我,这么能受伤了。

搓搓脑袋,我顽强地表示没事,不需要那玩意。

「那什么,我就送你到这了,对了,加个微信,我把补品的钱转你。」

那些补品是乔亦辰非要买的,我阻止不了,只能默默记下所有数字,打算再把钱转给他。

毕竟,这一切都是假的。

乔亦辰拧了下眉,却还是把手机拿出来,我扫了二维码,但他那边没有立即通过,我也就不能第一时间给他转账。

「你妈说你高中那年,怎么了?」

忽然,他淡淡出声,像是单纯好奇,饭桌上我突然打断我妈说话的原因。

我一怔,随之无所谓地笑开:「啊,没什么,就是我妈逢人就喜欢说我高考没参加,我觉得怪难堪的,所以不想她乱说。

「不过这也是事实,没必要藏着掖着,你想知道,就告诉你呗。」

我笑,云淡风轻的语气,却不敢抬头去看着他的眼睛说话。

「为什么没去参加,这对你来说不重要吗?」

冷月下,他的嗓音里,藏着细细的紧绷。

我转过身,盯着地面:「啊,就是,不想继续读了呗,没什么重不重要的。」

`16岁那年,我恬不知耻地跟在这人屁股后,信誓旦旦扬言要为他考清华。

`6年后,我姿态懒散无谓,跟他说,不想读了。

有时候,命运的轮回,让我不知该哭还是笑。

再次重逢,比起喜悦,似乎残忍更多。



我跟乔亦辰从小学起就是同学了。

他很优秀,是家长、老师口里所定义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在我这种顽劣差生眼里,就觉得他只是一个死读书的书呆子。

不然,我跟着他从小学考上初中,又费九牛二虎之力吊车尾考上了全市重点高中,一直在做他的同学,他怎么就不眼熟我呢?

要说乔亦辰终于知道我名字的那次,还是我高中当上班级里劳动委员之后。

那天,我赶潮流,学着女同学一样,羞答答地往他课桌里丢了人生第一次的粉红情书。

正巧,他打篮球回来看到了,一脸冷漠地问我在干嘛。

当场被抓包,我一张脸都社死涨红了。

脑子一抽,借着劳动委员的身份义正词严:「乔同学,我看你课桌里垃圾太多了,都溢地上了,想着要不要帮你清理!」

他像是没想到,就打篮球一会工夫,课桌又被乱七八糟的情书塞满了,一双好看的眉都拧了起来。

是的,我保证,真的就这么一会工夫!

毕竟,乔亦辰可是咱们学校公认的校草学霸,喜欢他的女生,简直……不计其数!

我记得,以前学校里流传着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谁不爱乔亦辰呢?

有颜、有钱,还有高智商!

我打小就为他神魂颠倒了!

咳咳,言归正传,后来,他就感谢我,帮他清理这些「垃圾」。

我只能含泪微笑,搜刮了姐妹们的情书以及自己的,公正廉明地一把丢进垃圾桶里。

之后还因为这事,我差点成了学校姐妹的公敌,甚至已经被知情的全班女生排挤了!

乔亦辰知道这事后,为表愧疚之心,提议请我喝奶茶。

天赐良机,我怎能不把握跟他独处的机会?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是宴请全班同学喝奶茶,以我的名义。

我虽可惜不是跟他的单独机会,但当时心里还是被这个面冷心热的心细少年狠狠感动了一把。

再之后,我发现他其实不像表面那样难以接近,就凭借着自己厚脸皮的本事,天天找机会跟他制造话题。

一来二去的,我就跟他混熟了,甚至是全校唯一一个跟他关系交好的女生。

以至于 16 岁那年,也是脑子瓦特了,问他要不要谈恋爱。

他很认真地看了我一会儿,为难地说:「沈知意,早恋影响我考清华。」

任何正常一个女生听了,都知道这是婉拒之意了。

但我年少轻狂啊,居然很顺其自然地接口:「你要考上清华才谈恋爱吗,那我也考啊!」

然后,我看到年少的他,唇瓣弯起一抹轻笑。

像是天上的月亮似的,迷得我七荤八素。

最后像是被下了蛊,高中三年,我放下了影响我考清华的儿女情长,天天跟着乔亦辰刷题、看书!

当时我真的,把考清华当成了人生最重要的目标,除了考上后或许能跟乔亦辰谈恋爱这事,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在激励着我!

乔亦辰说,高考结束当天,他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可高考那天……我失约了。



相亲男暴怒的声音猛然响起,我没转身,只看到眼前还在笑着的乔亦辰忽然沉了面色,一个箭步上前,将我拉开。

而我刚刚站着的位置,下一秒,就被泼了热咖啡。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贱人在说什么!」

相亲男听懂了「莎比」的意思,勃然大怒就拿热咖啡泼我,还把杯子给砸碎了。

要不是乔亦辰反应敏捷,这会,我的后背肯定都要被碎片伤着了。

我没想到,这人素质会这样低,气得不行,张嘴就想回怼过去。

但乔亦辰冷冽的声音更快,「请你道歉。」

他挡在我身前,像是一座高山将我护在身后,语气冷冽又强势。

我恍惚间忽然想起一件很久远的事。

有一年放学,我被几个恶霸围着要交保护费,差点被欺负时,乔亦辰也是如眼前这般一样,从天而降,护在我身前。

明明看着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可下手却又狠又快,一个人将那群恶霸全部撂倒了。

之后,他蹲下身看着明显被吓傻的我,从书包里掏啊掏,掏出一根我爱吃的棒棒糖。

像哄小孩似的,小心翼翼的语气里还透着第一次哄人的笨拙:「小知意别怕了,我请你吃糖?」

似乎从那个时候起,我不再是他的颜值狗,一颗心彻底为他的呵护沦陷。

「你特么谁啊,我跟她的事,用着你管吗?」

相亲男虽然被乔亦辰身上冷冽的气质吓到了,但还是扯着嗓子怒吼叫嚣。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乔亦辰冷漠的声音也缓缓响起,掷地有声。

像是一块石头,猛然砸进我的心湖里,激起一片骇浪。

我霍然抬头看他,急切想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认出我了吗?

可由于我在他背后,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只是看到他挡在我面前的身影却坚定无比。

「好啊,你们!」

相亲男的目光在我跟乔亦辰身上扫过,欺软怕硬,把愤怒的矛头指向我:「姓沈的,有男朋友还出来相亲,敢情你特么玩我呢!」

我火气也上来了,顾不得他说的什么话,冷言相对:「这位先生,你也知道是相亲吗?我觉得,你缺的不是妻子,而是保姆,或许你该去家政公司才对!

「当然,月薪一千,应该也没什么保姆看得上你家条件!」

「你!」

相亲男气得都想上手打我了,可乔亦辰身高体长的,一把将他反手摁在了桌面上,疼得他哇哇大叫。

「小五,报警。」

乔亦辰不知在跟谁说。

我正纳闷,下一秒,就听见服务员快速拿出手机应了声:「是,老板。」

原来,这家咖啡厅是乔亦辰开的。

原来……他站出来帮我,并不是认出我来了,而是不许有人在他的店里闹事。

原本猜测他认出我的激动跟紧张,也随之消散。

我苦笑,别傻了,六年过去了,他怎么还会记得从前一个小小的沈知意呢?

况且,还是一个失约于他的人。

在警方的协调下,相亲男老老实实地给我道了歉。

最后,由于他刚刚砸坏了店里的咖啡杯,乔亦辰要他赔偿两万。

相亲男当场就跳起来了,「你杀猪呢,什么杯子两万?」

乔亦辰也不争,示意店员将店内的购买清单拉出来。

这一看,真是吓一跳,咖啡厅的一个小杯子,居然真的价值两万。

相亲男都吓傻了:「你疯了吗?客用的咖啡杯买这么贵的?」

店员财大气粗地维护老板,冷声道:「先生,我们老板是个有品位的人,好的咖啡配好杯,仅此而已,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店员的冷嘲热讽下,相亲男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一个月的工资都赔了。

愤恨离去前,乔亦辰叫住了他:「这位先生,不要把你有限的眼界扣在别人身上,你觉得两万可以养活一大家子了,可或许在别人那,两万不过是一只碎了的杯子。」

这话就差没明说,你那月薪两万的工资,还是继续努努力再出社会吹大话吧。

相亲男领下这份羞辱,头也不回地走了。

店员安抚其他的顾客,乔亦辰也在跟警员温声道谢,整个咖啡厅里,就我还僵站着。

我也想着走的,但无论怎么说,乔亦辰也算是帮了我的,所以就老实站着等待。

几分钟后,乔亦辰送走警员,转身回来看着我,眼底似落了些笑意,像星光似的璀璨夺目。

他向我走来,好似周身都有荧光萦绕,万丈光芒。

我捏紧了手中廉价的包,后退了一步。

垂眸出声:「这位先生,今天的事,谢谢您。」

一副完全不熟的语态。

男人的脚步也随之停顿下来。刹那间,我感到有抹冷光,冷冷地攫着我。

「不客气,小姐。」

他冷若冰霜地回了我一句。

我有些受不了这样诡异的气氛,讪讪笑了下,然后提着包就想赶紧逃离。

然而,与乔亦辰擦肩而过时,他却忽然伸手,扣住了我的手腕。

措不及防的举动,吓得我一个激灵。

男人宽大的掌心传来的炽热温度,仿佛能透过衣料,灼烫我的肌肤,顺着经络,直烫了整颗心脏。

我几乎下意识地绷紧了所有神经:「你……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