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

月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婉原本是现代金牌女律师,奈何一场飞机事故,她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将军家的夫人。虽然是正室,但府内有平妻,她的身份要大打折扣。既来之则安之,沈婉只想做个有钱花没事干的咸鱼。岂料,她不犯人,人来犯她。将军宋恒的那个小老婆,天天上门陷害她。就连原主那两个白眼狼儿女,也跟着起哄。如此,沈婉撸起袖子一个个虐!

主角:沈婉,宋恒   更新:2022-07-15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婉,宋恒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由网络作家“月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婉原本是现代金牌女律师,奈何一场飞机事故,她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将军家的夫人。虽然是正室,但府内有平妻,她的身份要大打折扣。既来之则安之,沈婉只想做个有钱花没事干的咸鱼。岂料,她不犯人,人来犯她。将军宋恒的那个小老婆,天天上门陷害她。就连原主那两个白眼狼儿女,也跟着起哄。如此,沈婉撸起袖子一个个虐!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精彩片段

东宸国景阳四年春

镇北将军府,铺着青石板的院子内,此刻正跪了一地的人。

一个穿着蓝色圆领长袍,头蓝色纱帽,皮肤白净,手上拿着明黄色圣旨的公公,尖着嗓子高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副将军林忠之女林晴雪,贤良淑德,蕙质兰心,特赐婚与镇北大将军宋恒为平妻,寻得良辰吉日便即可完婚,钦此!”

圣旨念完,跪在后面的下人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跪在将军身边的将军夫人沈氏。

这夫人也是作,若是早些答应让林姑娘进门儿做妾,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境地。如今,皇上下旨,让这林姑娘做了将军的平妻,夫人连反对的资格都没有了。而且,这皇城内外的人还都晓得了,这镇国将军府的夫人,是一个小家子气,善妒,容不得人的乡下女人。

这夫人可真是......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沈婉脸色煞白,若不是强撑着,她此刻早瘫座在了地上。她再怎么反对,终究是无用,林晴雪终究还是要进宋家的门。世人怕是都要笑话死她了,死活不让夫君纳妾,如今原本要做妾的人,却由皇上下旨,赐婚给了夫君做平妻。皇上赐婚,天大的殊荣,她这个正妻也成了天大的笑话。

她知道不让林晴雪进门,是她太不近人情,太不大度了,但是,她只是想让夫君信守以前的承诺而已,她又有何错?

宋恒皱着一双剑眉,担忧的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侧的妻子,见妻子脸色发白,他的眉便皱得更紧了。他也没想到,这事儿竟会传到皇上耳中,使得皇上下旨赐婚。

“宋将军,林姑娘还不快接旨。”传旨的公公刘成,笑眯眯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宋恒和跪在他身后的林晴雪。

这宋将军和这林姑娘,还真是般配呢!这宋将军英俊威武,俊朗不凡,这林姑娘容颜秀丽,温柔大方。反观这将军夫人......刘成用眼尾扫了沈婉一眼,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不过一个无才无色的乡野村妇,借着宋将军的光,进了这皇城成了将军夫人,却还不识大体不知进退,反对宋将军纳救命恩人之女进门。还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她也不想想,若不是因为那林副将军为宋将军挡了一箭,这宋将军能活着回来吗?她竟然还有脸反对宋将军纳成了孤女的林姑娘进门,当真是半点儿不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皇上得知后,十分生气,才亲自下旨赐婚,让她没有反对的资格。

宋恒将手举过头顶高声道:“微臣接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物万万岁。”

林晴雪也声音轻柔的跟着道:“民女接旨,谢主隆恩,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成将合上的圣旨放在了宋恒手中,然后宋恒便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跟着站了起来。

“夫人......”秋菊满脸担忧的将沈婉扶了起来。早知如此,她便该劝劝夫人,让夫人同意将军纳妾了。

林姑娘是妾,夫人是正妻,这身份可比这林姑娘高出许多去。如今,这林姑娘要嫁给将军做平妻,而且还是皇上赐婚,日后这林姑娘怕是都要处处压上夫人一头了。本来这林姑娘也十分会做人,这阖府上下,除了夫人,就没有人不喜欢她。

沈婉站了起来,若不是秋菊扶着,她此刻都站不住。

“林姨,太好了,你终于能嫁给我爹了。”穿着粉色襦裙,梳着双丫鬓,插了两朵粉色珠花的小姑娘,抓着林晴雪的手,开心的说道。

沈婉的身子晃了晃,差点儿就倒下去,她紧紧的抓着秋菊的手,这心像被针扎一样疼。因为,那说话的小姑娘,正是她年仅十二岁的女儿宋子玉。林晴雪要嫁给夫君做平妻,她难受得不行,女儿却替林晴雪高兴。难道,她真的是错了吗?

“林姨,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二娘啊?”才林晴雪胸口高的小男孩子,笑着冲她问道。

这小男孩儿不是旁人,正是沈婉年仅九岁的儿子宋子凌。

儿子的话,像是一记重拳,重重的锤在了沈婉的胸口上,疼的她喘不过气儿来。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她辛苦养育的儿女,向着外人都不向着她。

林晴雪红了脸,咬着唇羞怯看了送公公出门的宋恒一眼,娇嗔道:“还早着呢!日子还没定呢!”她是平妻,这子凌和子玉自然是要唤她一声二娘的。

刘氏看着脸色惨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的儿媳,不由叹了一口气。

她摇了摇头小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早同意了晴雪进门儿也就没这些事儿了。

“娘我......”沈婉张着嘴,喉咙处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姐姐......对不起。”林晴雪走到了沈婉面前,满脸愧疚的看着她。

沈婉抿着唇,一股子苦味儿在嘴中蔓延。

将军府的下人,见林姑娘还跟夫人道歉,一副十分愧疚的模样。都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善良的女子呢!明明是夫人心硬不让她进门,如今皇上赐了婚,她反倒愧疚上了,还给夫人道歉。这知书识礼的千金小姐,跟这乡下出来的村妇到底是不一样的。夫人和这林姑娘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也难怪夫人不同意让将军纳林姑娘为妾了!她应该是怕将军纳了这年轻貌美、知书识礼的林姑娘,眼里便没了她这个糟糠之妻了吧!

“林姨你又没错,说什么对不起?”宋子玉扬着下巴,斜眼看了她娘一眼,明明错的就是她娘.

林姨的父亲为救爹爹死了,成了孤女。林姨的父亲,临终前将林姨托付给了爹爹,让爹爹纳林姨为妾。可她娘却死活不同意,还说不管林姨嫁给谁都行,就是不能做爹爹的妾。还为此与爹爹吵了好几回,前些天,林姨都跪在雨里求娘了,可她就是心硬不答应。害得林姨都病了好几日,病好后,还偷偷离开了将军府。若不是她及时发现,无处可去的林姨如今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呢!

想起林姨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便觉得她娘好坏。

“不......”林晴雪摇了摇头,红着一双杏眼道:“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皇上也不会......反正都是我的错......”

“不”宋子凌打断了林晴雪的话,扬起圆圆的脸道:“林姨你没有错。”

是他娘的错,他娘就是一个小心眼的妒妇。就是因为他娘,书院的同学们都在笑话他,他现在都不想去书院了。

看着一左一右站在林晴雪身边的一双儿女,沈婉只觉得又心寒,又心痛。若不是林晴雪这年纪生不下这么大的孩子,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这两个孩子是林晴雪亲生的呢!

沈婉咽了咽口水,看着林晴雪道:“你没错。”

错的是我,一直都是我。

沈婉不想在这儿待着了,她不想看到一双儿女,如同林晴雪的亲生孩子一般与她站在一起。她也不想在接收,下人们那带着些怜悯的目光。

“我先回房了。”沈婉冲婆婆刘氏说了一句,便被秋菊扶着离开了。

送完传旨的公公回来,见沈婉已经离开,宋恒便直接去了后院儿。

一回屋,沈婉便瘫坐在了矮榻上。

“呜呜......”她趴在榻上哭了起来。

“夫人......”秋菊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知道,林副将军是为救夫君而死,他临终托孤,让夫君纳林晴雪为妾,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同意的。可是她害怕啊!她只是一个乡野村妇,无才无貌,年老色衰,怎么与年轻貌美的林晴雪相比?本来进了这皇城之后,便有许多人说她配不上夫君,还说她瞧着像是夫君的姐姐,为此,她都不敢出门。她怕有了林晴雪,终有一天夫君便会厌弃了她,心里和身边都没了她的半点儿位置。她更怕,林晴雪日后生下子女,会跟她的子女争,跟她的子女抢。

进皇城之前,她便常听人说,富贵人家的后宅,明争暗斗,为了自己的儿子,谋害别人的儿子,无所不用其极。正是因为怕做了将军的宋恒会三妻四妾,进皇城之前,她便让他承诺日后不准纳妾。当然他也承诺了,还说要发誓,她当时不忍让他说那些天打雷劈的话,便拦着没让他发誓。早知如此,她当初就不该拦着,这样一来,他也能有个合理的借口拒绝了。

宋恒才踏进院门便听见了妻子的哭声,他原本握成拳背在身后的手,不由的捏紧了几分,冲屋里走去。

“将军”瞧见宋恒进屋,秋菊便忙低着头朝他福了福。

宋恒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秋菊会意,看了依旧趴在榻上哭的夫人一眼,低头退了出去。

“夫人”宋恒坐在了矮榻上轻唤了一声。

沈婉没理,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莫要哭了”宋恒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事已至此,已无法更改。我知你担心什么?你放心,纵使晴雪进了门,在我心里你才是我宋恒的结发妻子。我宋恒今生,定然不会负你的。”

娶她之时,他便承诺过今生定不负她,他自然会做到。林副将临终托孤,让他纳晴雪为妾,他一开始便是拒绝的,可是那林副将说他若不应,他便死不瞑目,没有办法他只得答应,让林副将死后得以瞑目。

战事结束,他班师回朝,也顺道去了林副将家中。他本是想让林晴雪在军中的将领中挑一个好儿郎,嫁给人家做正妻。可这林晴雪却说要遵循父亲遗言,要给他做妾。他家中已有为自己生儿育女的贤妻,并不想纳妾,便劝说了林晴雪几次。林晴雪见他不愿纳她为妾,便说,若不能遵循父亲遗言,便要去庙里做姑子去。无法,一个月前,他只得带着她进了皇城,住进了将军府。

不会负她吗?沈婉坐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扭头红着眼看着宋恒道:“你且记住你今日的话。宋恒我怀着子凌的时候,你便被抓去充了军,一去便是五年。娘身子不好,还闹了两年天灾,家里全靠我一个人撑着。那五年我过得有多苦,我不说你也知道。你若娶了林晴雪就忘了我,那你便是没有良心。”

林晴雪要嫁给宋恒的事儿,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接受。现在,她只能祈求,她的夫君不会娶了新人忘旧人。她要让夫君想着她曾经吃过的那些苦,记着她为了这个家所作出的付出。

想起妻子那些年吃过的苦,宋恒便又心疼又愧疚。去老师家提亲时,他曾说过,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吃半点儿苦。可是,他们成亲不过三年,北边起了战事,他便被抓去充了军。她一个女人家,不但要养育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三年前,做了将军的他衣锦还乡,看到又黑又瘦的妻子,他都不敢认。也只有进了皇城这三年,他才算让她过上了好日子,他宋恒这一辈子都是欠她的。

宋恒伸出手环着妻子瘦弱的肩膀,柔声重复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绝不会做负心之人。”

日后林晴雪进了门,他更要加倍发妻好,不让她感受到一丁点儿落差。


第二天,林晴雪便搬出了将军府,她要嫁进将军府来,在成亲之前自然不能在府中住着。日子已经定好了,就定在了三月二十八。这娶平妻不比纳妾,这将军府自然也是要提前操办的。这事儿,理应由当家主母操办,但是宋恒不想让沈婉难受,便把这事儿教给了府中一个见过些世面的嬷嬷操办。

因为是皇上下旨赐的婚,那林姑娘的父亲又是将军的救命恩人,所以那嬷嬷操办的格外尽心,这礼数和排场也是半点儿都不少。

然而沈婉却觉得,宋恒是怕她心怀怨恨,把他娶平妻的事儿办砸了,所以才不让她操办。

日子渐进,阖府上下都在为宋恒娶平妻之事忙碌着。

这府中最闲的便是沈婉,这天,她在房里座了半日,便想去看看自己的女儿。可是到了女儿院子,她却被下人告知,女儿从三日前便出府陪林晴雪去了。

沈婉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她坐在院子中的葡萄藤架下,仰着头看着天上的白云。她的一双二女儿,待林晴雪比自己这个做娘的还亲。府中的下人,对林晴雪的事儿,也比自己这个当家主母上心。等她进门儿后,自己的日子当真能好过吗?

三月二十八

一顶红色的花轿,落在了镇北将军府的大门外,迎亲和送嫁的队伍,足足有一条街那么长。

不少百姓,都围在将军府外看热闹。

“哟......这排场可真是大呢!虽然是娶平妻,可比娶正妻还要热闹呢!”

“毕竟是皇上赐婚,这排场定然是不能小的。”

一个裹着头巾的妇人道:“真是可怜了那将军夫人了,本来就是个农妇,如今这府中又进了个皇上赐婚的平妻,她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那也是她自找的,若不是她不准这林小姐进门做妾,这皇上能赐婚吗?”

“就是,是她自己忘恩负义,不识好歹,皇上才故意赐婚让林小姐给真被大将军做平妻呢!皇上就是故意在敲打她。”

“没错。”

那裹着头巾的妇人瘪了瘪嘴没有说话,也只有女人才能理解女人。又有那个女人会愿意让自己的男人,纳个年轻漂亮样样强过自己的人进门呢?换了她,她也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是皇上赐婚,所以,这皇城中的大官小官都来道贺了。作为女主人的沈婉,穿着一身深紫色的交颈襦裙,梳了个元宝鬓,带了一套金灿灿的头饰在头上,脖子上戴了一个金项圈,手上戴了一对金镯子,描了眉抹了胭脂,与穿着大红色喜服的宋恒站在一起。

她本来的肤色本来就有些黑,穿着紫色的衣服,带着金灿灿的首饰,便越发的显得她黑了,而且还显得格外的老气。站在宋恒身边,不像他的妻子,反倒是像他的姐姐。

她脸上挂着笑,对前来道贺的人点头致谢。也眼睁睁的看着,宋恒和林晴雪牵着红绸进了将军府的大门。她很想哭,但是脸上却不得不带着笑,她知道,若她落泪便更可笑了。

她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看着自己的夫君与林晴雪拜了堂,看着她们被人送进了洞房。

看完这一切后,她有点撑不住了,想回自己的房间歇歇。刚走到廊下,一双儿女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今日,她们身上都穿着华丽的新衣,这新衣是她未曾见过的。将军府没有这样好的料子,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新衣是林晴雪做给他们的。

“子玉、子凌”她轻声唤了一双儿女。

“娘”宋子玉噘着嘴,看着沈婉道:“二娘已经嫁给爹爹了,你日后断不能欺负她。”

这几日,她在外面陪着二娘,二娘终日都在担心,嫁给爹爹后娘会不喜欢她,会讨厌她。

“......”沈婉张着嘴,没想到女儿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宋子凌也扬着小下巴道:“二娘待我们都很好,若是你日后,待二娘不好,我们便不认你了。”

若说女儿的话是一把箭刺穿了沈婉的心,那么儿子的话,便是一把刀,把她的胸口刨开,把她的心活生生的掏了出来,摔在地上踩了个稀碎。

“她待你们好,娘便待你们不好了吗?”沈婉红着眼,用手捂着自己生疼的胸口,看着一双儿女问道。


以前,她们还在乡下的时候,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她们吃饭她吃粥,她们吃面她喝汤,她们吃粥,她吃野菜糊糊。她尽她所能,把她能给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们,如今她们却只记得林晴雪对她们的好,把她对她们的好都忘记了。还为了林晴雪对自己如此说话,在她们的眼里,她已然成了一个会欺负林晴雪的坏女人。

宋子玉和宋子凌犹豫了一下,对视了一眼。娘对她们也好,但是二娘对她们更好。二娘会给她们买漂亮的衣服首饰,还会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玩儿的东西。不像娘,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小气得很,让她们穿得十分穷酸,被皇城中的小姐公子们取笑。

“反正,你就是不能欺负二娘。”宋子玉说完,跺了跺脚便跑开了,宋子凌也跟着跑了。

沈婉看着跑开的儿女,眼泪无声的落下,她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朝后院儿走去。

夜深人静,沈婉睁眼躺在冰冷的榻上,虽然身上盖上了棉被,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此时此刻,她的夫君宋恒定然在和林晴雪行周公之礼吧!想到那个画面,她便觉得好难受,觉得喘不过气来。

她掀开被子,下来榻,将挂在屏风上的衣裳,披在了身上。借着月色走出了房间,她本是想出去走走透口气,可是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浮云阁对面的莲花池。

阁中的灯已经熄灭,只有院门儿外还挂着两个红色的,写着囍字的大灯笼而已。很显然,那阁中的人已经歇下了。

沈婉静静的站在莲花池边儿上,看着对面儿的浮云阁,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林晴雪那般娇美,与她睡在一起,宋恒心中定然十分欢喜,毕竟没有那个男子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

自己又老又黑,日后宋恒当真能待自己如初吗?一双二女儿都那般喜欢维护林晴雪,过不了多久,宋恒定然也会喜欢她的吧!

府中的人皆喜欢林晴雪,日后她在这府中?还有什么位置呢?想到这些,沈婉不由悲从中来。

忽然,又一双手,在她背后用力的推了一把。

“啊......”她大叫一声,落入了莲花池中。

“救命啊......”她挥着手,在水中露出了头,模糊中她看到一个一个黑色的身影,匆忙的跑开了。

“咳......救......”冰冷的池水,灌进了她的口鼻之中,淹没了她的呼救,接着她便失去了意识,沉进了池水之中。

二十一世纪

穿着一身干练职业装的沈婉从法院走了出来,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她看着天上的太阳,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今天,她又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让女方得到了应得的财产。

没错,她就是沈婉,H市首屈一指的离婚律师。

“沈律师”她的当事人刘女士走到了她的身侧,“沈律师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要不是沈律师帮她打赢了这场离婚官司,她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要失去孩子的抚养权。

沈婉勾唇笑了笑道:“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作为一个离婚律师,为当事人争取最大的利益,是她的职责也是她的本分,毕竟她钱也一分都没少收。作为首屈一指的离婚律师,她的费用可是高出同行三四倍呢!

“还是要谢的,晚上一起吃个便饭吧!”刘女士盛情相邀。

“不用了”沈婉直接拒绝了,她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道:“我四点钟的飞机飞巴厘岛,我现在就得敢去机场了。”

她已经连续工作半年了,她半个月前就计划好了,打完这场官司便去巴厘岛休息半个月。

刘女士面露遗憾之色,笑着道:“那好,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嗯”沈婉点了点头,朝刘女士挥了挥手,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台阶。

沈婉先是去了停车场,在自己的车上换了一身休闲的衣裳,然后便开着车去了机场。

四点钟,她准时座上了飞往巴厘岛的飞机,上了飞机后,她便戴上了眼罩,在头等舱里睡起觉来。因为最近很忙没有休息好,所以,她很快便睡着了。

镇北将军府,秋实院,朴实无华的院落里一尘不染,十分安静。

秋菊端着一盆水,走进主子的卧房内,将铜盆儿放在了架子上。将毛巾打湿,拧了拧水,坐在榻上给躺在榻上紧闭着双眼的沈婉擦着脸。

“夫人,已经一个月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呀?”将军娶小夫人的那天晚上,夫人落了水。被巡夜的府兵发现后,才给就了上来,虽然这人没有断气儿,但是这人却一直都没醒。宫里的御医都来瞧了,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只说这人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人人都说,夫人是因为将军娶平妻想不开自己跳了那莲花池的,就莲将军也这么认为。但是,她却不信,夫人心系小姐少爷,压根就不会抛下她们自杀。夫人若不是被人害了,那便是失足掉入了那莲花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