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快离婚我要回家继承家业

快离婚我要回家继承家业

小叔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初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能让薄暮年对她产生感情,所以后来在看透了这个男人的绝情后她选择离婚!结婚之前沈初抛弃了一切,那个时候的她以为自己是一个勇者,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一个被爱情蒙蔽双眼的傻子,但是离婚后她要回去继承家业,过自己美好的生活,至于薄暮年这个狠心的男人,不要也罢!

主角:沈初,薄暮年   更新:2022-07-15 22: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初,薄暮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离婚我要回家继承家业》,由网络作家“小叔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初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能让薄暮年对她产生感情,所以后来在看透了这个男人的绝情后她选择离婚!结婚之前沈初抛弃了一切,那个时候的她以为自己是一个勇者,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一个被爱情蒙蔽双眼的傻子,但是离婚后她要回去继承家业,过自己美好的生活,至于薄暮年这个狠心的男人,不要也罢!

《快离婚我要回家继承家业》精彩片段

今天,是临城薄老爷子的八十大寿,现场宾客纷纭,好不热闹。

然而花园处突然的一声尖叫,现场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有人认出来这是怀有薄家大少遗腹子大少奶奶林湘雅的声音,薄家人匆匆赶向花园。

露天泳池里面,两道挣扎的身影映入众人的眼前。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薄暮年已经跳进了泳池里面,将其中挣扎的林湘雅抱了上岸。

这时候,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赶来的安保一头扎进水里面将沈初救了上来。

沈初拖着一身湿漉漉回到薄家的时候,路过的佣人看到她仿佛没看到人一样。

没有人在意她怎么回来的,也没有人在意她会怎么样。

在薄家待了三年多,沈初其实早就知道了,自己在薄家的位置,或许还不如薄暮年妹妹养的那一条狗。

林湘雅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薄家人如今都在医院。

沈初自己回房间换了衣服洗了澡,昏昏沉沉间,她被薄暮年从床上拽了起来。

看清楚来人是薄暮年的时候,沈初眼睛瞬间就热了:“你回来了?林湘雅怎么样?你听我说,薄暮年,我真的没有推她下去。”

薄暮年看着她,冷嗤了一声:“你这些话,留着对爷爷说吧!”

沈初骤然清醒,咬牙憋着身体的难受,“你什么意思,薄暮年?”

他看都没看她,直接拽着她就往外走:“去祠堂。”

薄暮年一句话都不想跟沈初说,林湘雅送到医院没多久孩子就保不住了。

这是他哥留下来的唯一一点血脉,就因为沈初,如今已经被变成一滩血水,什么都没有了。

薄老爷子大怒,刚从医院回来,就勒令他将沈初带去祠堂。

沈初听到薄暮年的话,整个人都是僵冷的。

薄家祠堂,她嫁进来薄家这么久,怎么不知道那薄家祠堂。

但凡进去薄家祠堂的,就算不死也是半身的伤。

她万万没想到,薄家人什么都不听她解释,就直接让薄暮年押她去薄家祠堂动家法!

沈初看着跟前拽着自己走的男人的侧脸,骨骼分明,多好看的一张脸啊,可这张脸,从她嫁进来薄家,就从未给过她半分的好颜色!

高烧让她痛苦,但不会有人在乎。

林湘雅出事了,薄家人和薄暮年,现在应该是恨不得把她抽筋剥皮吧?

沈初凉凉地扯了一下唇角,“我自己走。”

薄暮年看了她一眼,那黑眸里面是厌恶、是压抑的愤怒,唯独没有半分的恻隐和心疼。

“快点。”

他面无表情地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快步就走向薄家祠堂的方向。

沈初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三年来是个笑话。

前方的祠堂灯火通红,沈初知道,薄家人都在等着她。

“跪下!”

沈初刚到,薄老爷子一个茶杯直接就砸了过来。

沈初站在那儿,不卑不亢:“我为什么要跪?”

没有错,她为什么要跪?

看到她这个样子,薄老爷子气得脸色发青:“你看看,这就是你娶回来的人!”

沈初正想开口解释自己没有错,身旁的薄暮年突然抬手就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跪下。”

他一个用力,沈初直直地就被摁着跪在了下去:“要么跪下,要么离婚。”


“薄暮年?”

尽管已经知道他不会维护自己,可真当他的手按上来的时候,沈初还是心如刀绞。

这就是她众叛亲离也不顾一切要嫁的男人,她以为三年的时间,再冷的心也该捂热了。

沈初被薄暮年摁着跪在了地上,膝盖上的疼痛有些钻心,然而再疼,也比不上此时心口的疼。

她抬头看着身旁的薄暮年,男人剑眉下的双眸凌厉无情,紧抿的薄唇如同尖刀,直直刺入沈初的心口。

是她天真了。

“沈初,你知道错了没?”

听到薄老爷子的声音,沈初看了过去,挺直了腰杆:“人不是我推的,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

她话一出,薄老爷子抬手就把桌面上的一个花瓶直直摔在了沈初的身旁。

花瓶落地,四崩五裂,有一块碎片弹到沈初的手上,在她手背划过,直接划出一道血痕。

“不知悔改!你不配跪在我薄家的祠堂脏了我薄家的地!给我把她拖出去,在外面跪,跪到她知道错为止!”

薄老爷子说完,看了一眼薄暮年:“找人给我看着她!她不认错,别让她起来!”

薄老爷子愤然离开,秦秀看了一眼薄暮年,走到沈初的跟前:“沈初,你先起来,爷爷也就是气在头上”,薄家里面,唯一一个对她还算好的人,就只有秦秀了。

她心底善良,觉得沈初再怎么样,也是嫁来他们薄家了。

一旁的薄慕青嗤笑了一声:“妈,爷爷可是说了,沈初不认错就不能起来,您可别掺和这事情了!”

薄慕青一向不喜欢沈初,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看沈初倒霉,她说完就过去把秦秀拉走了。

秦秀叹了口气,看向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薄暮年:“暮年,你怎么想的,沈初怎么也当了你三年的妻子,她就算没有——”

薄暮年眼神一冷:“我没有这么心思歹毒的妻子!”

沈初浑身一颤,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他早就把她定义成那样的人了。

薄暮年说完,直起身,冰冷无情地扔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吧,沈初。”

好一个好自为之!

沈初听着那脚步声越走越远,渐渐的,她也听到自己的心口有什么开始一点点地裂开。

薄暮年离开没多久之后,薄家两个佣人走了过来:“二少奶奶,二少爷说让您到外面去跪。”

两个佣人说完,对视了一眼,直接就半拖半拽地把沈初拖出了祠堂,摁着沈初的肩膀逼着她再次下跪。

沈初从未受过这样是侮辱,抬头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两个薄家佣人:“你们敢这样对我!”

然而两个佣人却丝毫不当回事:“好好跪着吧二少奶奶!薄老爷子发了话,您除非认错,不然你今晚一整晚都得在这儿跪着!您安份点,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这时候,天边突然一道惊雷,说时迟那时快,一场暴雨突然而至。

两个佣人也是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两人迅速往祠堂跑了进去,徒留沈初一个人跪在那儿。


雨越下越大,沈初的心也越来越冷。

她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只知道雨停了,天还是黑的。

那两个看着她的佣人已经呼呼大睡了,她其实完全可以现在离开,然而沈初却还是有一丝不甘心。

她不信,不信薄暮年真的这么狠心。

可有时候,人呐,还是不能太天真。

天亮的时候,薄暮年终于来了。

沈初跪了一夜,整个人已经是强弩之弓,然而她需要一个答案。

她用指甲掐着掌心,借着疼痛让自己清醒:“你冷静下来了吗?”

冷静下来了,就听听她的解释。

薄暮年看着跟前的沈初,淋了一夜雨的沈初狼狈不堪,一双杏眸也难掩颓色,但她眼底深处却带着莫名的执着。

他被她看得有几分压抑,“你知道错了没?”

沈初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整夜跪出了个笑话。

可是她跪了一整夜,等了他一整夜,她的不甘不应该就这样被掩埋的。

“昨天晚上,我确实没有推林湘雅下水,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她说着,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但我知道你不信,所以——”

“我们离婚吧,薄暮年。”

我们离婚吧,薄暮年。

薄暮年以为一大早,他会听到沈初认错的话,可她没有认错,却跟他说离婚吧。

沈初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她走得很慢,因为跪了一晚上,膝盖浮肿发疼,淋了一晚上的雨更让她浑身高烧发烫,每一步她都走得异常艰难,可尽管如此,她始终还是挺直着腰杆。

很快,沈初就回了房间,咬着牙给陈潇发了条信息,迅速用行李箱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

她拖着行李箱下楼的时候,薄暮年刚好上楼,沈初一眼都没看他,直接拖着行李箱离开。

沈初的状态很不好,强撑着出了薄家之后,她视线就开始有点模糊了。

幸好,她晕倒之前,陈潇人先来了。

看到沈初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在马路边上摇摇欲坠的时候,陈潇整个人都快炸了。

“薄暮年他死了吗?”

她连忙下了车,把沈初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刚折回,就看到沈初晃晃悠悠地晕了下来。

“小五!”

陈潇大惊,连忙跑过去把人扶住,碰到沈初的时候,那热度烫得她心惊。

陈潇心疼又气愤,抱着沈初上了车,“我送你去医院,小五。”

沈初已经昏迷不醒了,人歪在副驾驶上,一张脸白得让人心疼。

陈潇顾不上找薄家人算账,一踩油门去了附近最近的医院。

沈初高烧昏迷,一直到下午才醒过来。

刚睁开眼,她就看到趴在自己病床边上的陈潇。

沈初怔了怔,数小时前的事情历历在目,如今想起来,还是觉得心口发堵难受。

她怕吵醒陈潇,咬着牙没让自己哭出声,昏暗中,只有眼泪不断地往下流。

她错了,她不应该认为,自己能捂热薄暮年的,他由始至终一颗心都在林湘雅的身上,这三年来,她就像是个笑话一样。

怪不得林湘雅说她蠢,如今想来,她何止是蠢啊,她还傻。

这天底下,大概就没有她这么傻的女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