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谢冰妍与萧墨炎

谢冰妍与萧墨炎

无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将军,您骗夫人吞了4粒?”他嗤笑“她真好哄,以为是糖!“不是,夫人她,她拿的是水yin”他拔腿赶去,为时已晚!

主角:谢冰妍萧墨炎   更新:2022-09-11 10: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冰妍萧墨炎的其他类型小说《谢冰妍与萧墨炎》,由网络作家“无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将军,您骗夫人吞了4粒?”他嗤笑“她真好哄,以为是糖!“不是,夫人她,她拿的是水yin”他拔腿赶去,为时已晚!

《谢冰妍与萧墨炎》精彩片段

京城十里,城门大开。


萧墨炎身骑赤兔马,一袭雁翎宝铠,火红披风随风而扬,俊朗刚毅的眉目带着未褪尽的杀气,让人望而生畏。


“哎,你们看呐,萧将军好像抱着个人呢!”


谢冰妍顺势望去,笑容霎时僵在了脸上。


萧墨炎怀中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眉如远黛,目含秋水,是一个出挑的美人儿。


周遭的欢呼变得很遥远,谢冰妍怔在原地,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一般沉闷。


谢冰妍眸色一亮,呢喃了声:“墨炎。”


“你带回来的女子,是谁?”


“莲儿?那是我昨日从流寇手中救的孤女。”


萧墨炎扫了她一眼,又补充了一句:“你莫要多想。”


谢冰妍眸色一暗:“既是孤女,为何不安置在府外,反而把她带回来?”


萧墨炎剑眉微蹙:“你何时这么小心眼了?”


这话刺的谢冰妍心头发酸。


整个京城都知道他们两人是夫妻,可他却在众目睽睽下抱着另一个女子堂而皇之的进了府,怎能不让人多想?


落寞间,谢冰妍又想起几日前大夫说的话。


“夫人肺体受损,兼及心肝,恐不过剩三月时间了。”


她望着萧墨炎的脸,喉间发紧:“墨炎,大夫说我……”


可话还没说完,却被萧墨炎打断:“我去看看莲儿,她孤苦伶仃的,免得拘束。”


话落,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冰妍愣了愣,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涩伴随着疼痛从心底漫延。


他每次征战归来都要抱着自己很久,他说只有抱着她,才能真正感觉自己回家了。


可这一次,变了。


莲儿孤苦伶仃,可自己也命不久矣啊……


而萧墨炎这一去,就是好久。


夜阑,烛火换了两茬,他才回来。


见谢冰妍坐在榻上,脸上掠过丝惊讶:“怎么还不睡?”


谢冰妍抬起带着些许血丝的双眼,怔了好一会儿才问:“若我死了,莲儿会是你的续弦吗?”


闻言,萧墨炎解衣的动作一滞。


他走过去将满面怅然的人搂进怀里:“胡说什么,早在成亲前我就说过,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人。”


听到这话,谢冰妍鼻尖泛酸,眼角隐隐泛着泪光。


萧墨炎从怀里拿出一块绢帕:“云州以刺绣闻名,我看有你最喜欢的梅花便买了,喜欢吗?”


谢冰妍伸手接过,刚想凑近瞧瞧,一股味道率先钻进了鼻子里。


这味道,分明和今日萧墨炎身上沾染到的莲儿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谢冰妍颤着手,默默地将绢帕收了起来。


见此,萧墨炎蹙眉:“不喜欢吗?”


“喜欢。”谢冰妍低应了声。


许是她的态度太过敷衍,萧墨炎也没了哄人的心思。


他放开手,起身脱下外衣:“以后你若有什么喜欢的,直接去和管家说吧。”


闻言,谢冰妍神色一黯:“以后……我还有以后吗。”


可她这声呢喃太轻,刚出口就消散在寂静。


长夜如水。


次日。


风穿过窗隙吹动着淡青色的床幔,炭盆中点点星火残留着余温。


谢冰妍摸着冰凉的另一半床榻,心尖微颤。


以往只要萧墨炎在家,她醒来时总会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听他在耳边缱绻地叫自己“冰妍”。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敛起无用的落寞,谢冰妍起身梳洗。


一切结束后,她看着收拾东西的兰儿问:“将军呢?”


兰儿动作一顿:“在后园练剑。”


谢冰妍点了点头,走出了房。


虽值初冬,园里的三角梅却开的正好。


一片朱红与豆青的交融美景中,谢冰妍却因其中那对璧人挪不动脚。


身着玄色暗纹袍的萧墨炎刚舞完剑,静立在廊下。


一旁莲儿正踮着脚,拿着绢帕替他擦汗。


好一副恩爱美景,却刺的谢冰妍眼眶泛酸。


这时,莲儿目光一转,瞧见她连忙收回了手,匆匆走来行了个礼:“姐姐。”


这一称呼让谢冰妍皱起了眉:“我没有妹妹,担不起姑娘这声姐姐。”


听了这话,莲儿面色一僵。


萧墨炎走到莲儿身旁,看像谢冰妍的目光里带着不悦。


谢冰妍被他的目光刺得心狠狠一疼。


不待她开口,就听萧墨炎说:“一会儿莲儿要挪去梨香院,你吩咐人打扫一下。”


谢冰妍愣了,梨香院?那可是妾室居住之地。


她刚想说不合适,可萧墨炎却已经带着莲儿与自己擦肩而过!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谢冰妍渐渐红了眼。


然后慢慢转身朝来时路归去,孤身一人……


才用过午膳,阴沉的天便下起了雨。


屋内炭火正旺,谢冰妍看着手中的绢帕,目光黯淡。


其上萦绕的那股脂粉味不断地告诉她,有些东西即便不肯承认,但就是变了。


谢冰妍闭眼,直接将绢帕丢进了炭盆里。


不一会儿,火苗伴随着青烟变大。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炭盆被“嘭”的一脚踹翻。


“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冰妍抬头,就撞上萧墨炎那含着愠色的墨眸。


她眼底划过丝痛色,刚要出声,喉间却涌上一股咸腥。



谢冰妍捂着嘴,白着脸闷咳了几声。


见她这样,萧墨炎的怒火一下被浇灭了。


他抿抿唇:“娘和莲儿很合得来,所以逼我纳她为妾。”


谢冰妍一怔,霎时红了眼,多冠冕堂皇的借口,逼他?


她忍不住想究竟是萧母喜欢,还是他自己动心?


谢冰妍持着沾血帕子的手慢慢落下,她不知道如果萧墨炎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会不会生出些许愧疚。


可他却分毫没察觉,将人揽在怀里:“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的正妻。”


唇畔血腥萦绕,有些呛人。


谢冰妍不敢相信他离自己这么近,是怎么做到对自己唇上的血视而不见的!


明明从前,她哪怕有半点不舒服,他都能立马察觉!


谢冰妍心像沉进了冰窖,她哑着嗓音一字字道:“你说过,这辈子只要我一个。”


萧墨炎眉目一拧:“难不成你要我违背娘的话?”


谢冰妍心头一窒,明明昨日才说过的话,转眼就成了过眼烟云。


可笑也可悲。


她攥紧了手,抑着胸口的钝痛:“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亲自替你迎莲儿入府。”


萧墨炎有些烦,不明白为何非要等三个月。


敛眉看她,忽然瞧见她唇瓣上的血色:“你的嘴怎么了?”


谢冰妍静默了瞬,慢慢抹去唇上的血:“没什么,唇脂罢了。”


当日,莲儿还是住进了梨香院。


落玉斋。


谢冰妍站在窗前,听着外面热闹的声响,慢慢合上了窗。


之后的日子,好像没有改变。


萧墨炎依旧日日回来陪她同榻而眠。


可谢冰妍心里明白,萧墨炎的人虽在,心却已经飞远了。


这日早膳。


桌上静默无声,唯有碗筷的碰撞声。


谢冰妍给萧墨炎布着菜,尽足了为人妻的本分。


这时,萧母放下了筷子,摘下腕处的佛珠纂动着:“冰妍,自打四年前你小产后,肚子就再没动静,墨炎常年征战在外,膝下不能一直这么无子无女。”


听到这话,谢冰妍手一紧。


“娘,您说这些干什么?”萧墨炎皱起眉。


当年他带着谢冰妍去看驯马,没想到她被受惊的马撞倒,肚子里那个四月大的孩子也因此夭折!


萧母被顶撞,拨着珠串的手指一凝:“她自己作下的孽,我还不能提?”


谢冰妍眸光一黯,这些年因为这事,萧母明里暗里不知骂过她多少次。


随着母家的式微,萧母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谢冰妍每听一次都被迫忆起那时的痛,只是幸好还有萧墨炎在,会为她辩驳。


她也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男人。


可这一次,他只是吐出一句:“她也是无意。”


无意,却有错。


所以在萧墨炎心里,当年那件事也是她的错了!


谢冰妍再吃不下饭,就连待下去都觉得窒息。


回房的路上,谢冰妍一言不发。


萧墨炎只当她是被娘的话伤了心,放缓了脚步和她并肩:“娘说话直,你别在意。”


谢冰妍停下脚步:“那你的话,我要在意吗?”


闻言,萧墨炎神色一怔,显然没明白这话的意思。


谢冰妍直直望着他:“你觉得我小产的事,错在我吗?”


萧墨炎抿唇沉默,眼里的温柔也慢慢褪去。


“我会和娘说以后不再提此事,你也不必一直抱有愧疚。”


谢冰妍心一窒,失去孩子,最痛心的莫过于她。



可当年若不是他执意带自己去驯马场,她又怎么会小产?


一瞬间,腥味涌上喉咙,谢冰妍紧攥着手,生生咽下。


见她双肩微颤,萧墨炎刚要开口问。


一个丫鬟匆匆走来:“将军,莲儿姑娘被花刺伤了手,您快过去瞧瞧吧。”


萧墨炎甚至连句话都来不及说,快步离去。


谢冰妍站在原地,将他的焦急担忧尽收眼底。


胸腔叫嚣的血气再也压不住,她猛地吐出口鲜血,整个人无力地跌靠在兰儿身上。


兰儿搀扶着她在旁坐下,红着眼帮她顺气:“夫人,您为何不告诉将军您的病啊?”


谢冰妍想告诉的,可有些话一旦错过了说的机会,就再难出口了。


兰儿知晓她的性子,也不再劝:“奴婢再去请大夫给您瞧瞧吧?”


谢冰妍却只是摇了摇头:“不必了。”


再瞧,也瞧不回命。


再医,也医不回心。


当夜,谢冰妍一人等了整整一晚,却没能等来萧墨炎。


成婚七年,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回房!


她望着几乎燃尽的炭火,心底除了空荡便是悲凉。


窗外晨光微熹,密布的阴云像块石头压得人喘不过气。


谢冰妍刚要唤人,这时门却被一把推开。


紧接着,莲儿扑跪在她身前,梨花带雨:“妹妹已是将军的人了,还请姐姐开恩,允我入府为将军开枝散叶!”


谢冰妍僵在原地,惊愕地看着面前的人。


“妹妹自知身份卑贱,不求像姐姐一般与将军白首,只求能为妾室,好好的服侍将军和姐姐。”


莲儿一口一个姐姐妹妹,谢冰妍听得几乎窒息。


而昨日萧墨炎的彻夜未归也都有了缘由!


他碰了莲儿,连三个月都等不了!


谢冰妍掩于袖中的手紧紧攥起:“你既已是将军的人,又何须来求我。”


闻言,莲儿眸底划过丝诡谲:“我来,自然是想名正言顺。”


莫名其妙的话让谢冰妍一怔。


还未等她反应,就见莲儿突然起身朝桌角撞去。


随着一声痛喊,莲儿捂着小腹倒在地上,而她身下的水蓝色锦织裙上,渐渐洇出一片血红!


一旁兰儿见状有些慌神:“夫人,这……”


谢冰妍望着那抹血色,仿佛看到了四年前小产的自己。


“快去叫大夫!”


一时间,落玉斋乱作一团,直至大夫来才稍稍平息。


大夫收回探脉的手,叹了口气:“夫人,人无大碍,只是孩子保不住了。”


谢冰妍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莲儿:“那孩子几个月了?”


大夫回道:“不足三月。”


谢冰妍微愣,萧墨炎与莲儿昨日才有肌肤之亲,又何来不足三月的胎儿?


这时,萧墨炎从外跨了进来,径直走到床边:“莲儿。”


从始至终,他没有看谢冰妍一眼。


谢冰妍抑着心头被忽视的怔闷,告知自己的发现:“她遇见你之前便有了身孕,怕是心术不正,有意接近,万不能留在府内。”


然而萧墨炎看向她,字字锥心:“孩子是我的。”


谢冰妍眼眸一震,脑子突然陷入了一片空白。


她嗓子发干:“你不是说,她是你回京前一天救下的吗?”


萧墨炎却不答,根本不打算解释。


这时,莲儿悠悠转醒,她愣了愣后含泪朝萧墨炎伸出手:“将军,孩子……”


萧墨炎立刻握住:“别哭,孩子……以后会有的。”


闻言,莲儿的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


萧墨炎将人搂在怀里,温声安抚着。


这一幕如同烈火烧着谢冰妍的双眼,灼痛至极。


却听莲儿哭诉的声音响起:“将军,是莲儿错了,我以为告诉姐姐我有了身孕她会开心,可不想她竟说我低贱,不配生下将军的孩子,还动手……推了莲儿!”


这话一出,整个落玉斋寂静无声。


萧墨炎求证地看了眼一旁大夫。


大夫也如实道:“姑娘小腹的确有遭重创的痕迹。”


如此的颠倒黑白让谢冰妍白了脸.


一旁兰儿闻言立刻跪了下来:“将军,夫人是什么样的人您再清楚不过了,她绝对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


萧墨炎没理会,看向谢冰妍的眼里都是怀疑:“你的心已经狠毒到这种地步了吗?”


听到这话,谢冰妍心底狠狠一抽:“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萧墨炎眼神冷了下来:“人心难测。”


四字犹如利剑贯穿了谢冰妍的胸膛,痛的她几乎站不住。


七年夫妻和情爱,换来的竟然只有一句人心难测。


“莲儿!”


门外传来萧母的声音,打破紧张的气氛。


她急切地走进来,当听大夫说孩子已经没了时,如遭雷击。


又得知这孩子是因谢冰妍才出事,萧母气极,扬手打了她一巴掌。


“夫人!”


踉跄了几步的谢冰妍被兰儿扶住。


而一旁,曾将她视若珍宝的萧墨炎怀抱着莲儿,神情冷漠,犹如看客。


谢冰妍窒息到手脚都在发颤。


与此同时,萧母的怒骂袭来:“谢冰妍,亏你出身名门,想不到竟是这么个毒妇!来人,去把谢家人叫来,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好女儿都做了些什么!”


两炷香后,正厅。


听下人叙述完了发生的事后,谢母面色复杂。


而谢冰妍望着谢母,心中的委屈伴随着泪水几乎快要溢出眼眶。


“娘,我没有。”


可谢母看都没看她,只问萧母:“亲家母,那你想要怎么做?”


萧母面色如凛:“我要你们谢家必须给将军府一个满意的交代!”


闻言,谢母沉默了会儿,对坐在主位的萧墨炎说:“谢冰妍既犯七出,那便请将军休妻。


谢冰妍惊诧了瞬,只当是她怕自己在将军府受委屈。


但她也明白,自己一旦被休,谢家也会颜面扫地,被人耻笑。


岂料谢母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如遭雷击。


“将军放心,谢家定会选一贤良淑德的女子送来,还请老夫人息怒。”


谢冰妍只觉心中那抹暖意如烟消散,连同辩解的话都噎在喉咙。


萧母嗤笑:“上梁不正下梁歪,谢冰妍真是对的起自己的出身。”


谢冰妍望向眸色冷凝萧墨炎,攥紧了手。


他真的……会休了自己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