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幸孕来袭顾爷爆宠小甜妻

幸孕来袭顾爷爆宠小甜妻

朱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裴井优阴差阳错,招惹上江州清冷系大佬顾湛,一夜过后,揣上崽跑路。六年后,她携女归来,却发现自己漏掉一个儿子在他的身边。为了给女儿治病,她接近他身边的医圣,结果认错人,把顾湛当成了医圣,百般撩拨。某人清心寡欲,却一直对六年前的女人咬牙切齿,念念不忘。如今,裴井优主动现身,还把他认成了别人,他就不动声色的配合她演一场戏……

主角:顾湛,裴井优   更新:2022-07-15 22: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湛,裴井优 的女频言情小说《幸孕来袭顾爷爆宠小甜妻》,由网络作家“朱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裴井优阴差阳错,招惹上江州清冷系大佬顾湛,一夜过后,揣上崽跑路。六年后,她携女归来,却发现自己漏掉一个儿子在他的身边。为了给女儿治病,她接近他身边的医圣,结果认错人,把顾湛当成了医圣,百般撩拨。某人清心寡欲,却一直对六年前的女人咬牙切齿,念念不忘。如今,裴井优主动现身,还把他认成了别人,他就不动声色的配合她演一场戏……

《幸孕来袭顾爷爆宠小甜妻》精彩片段

“没人教过你如何接吻吗?”

漆黑的房间里,一个冷清而又透着娇气的声音慵懒地响了起来。

“你是谁?你怎么敢?!”

顾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然会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

他想要捏死这个大胆的女人,可是却发现自己浑身没有半点力气。

“我有什么不敢的,倒是你,收了钱难道不应该主动一些吗?”

女人的手柔弱无骨,却仿佛带着电般,滑过他的锁骨,胸膛,腹部甚至还在继续往下。

顾湛只觉得身体燥热无比,被她抚过的地方一阵酥麻。

不是没有女人勾引过他,只是那些女人不仅不会引起他的兴趣,反而让他反胃。

只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个女人面前,瞬间被瓦解。

想到这一点,顾湛本就极其好看的脸颊变得更加的冷硬。

“你说什么?”

“嘘!时间紧迫,吻我!”

清香而又柔软的指腹轻轻的抵在他的唇上,不待他反应过来,顾湛的唇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得不到男人的回应,裴井优也不在意,娇软的唇转而吻向了他的锁骨,胸膛......

“呃......马上给我停下来!”

顾湛忍不住喘息出声,对这个女人他不仅不反感,反倒该死的有了反应!

“停下来?小哥哥拿了钱临时反悔可是不行的,虽然你有颜有身材,可是不能这样任性。”

穷是穷了点,但是奈何基因良好啊,所以与他一起制造一个孩子再适合不过了。

“你......放手......”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一点都听不懂。

还不待他说什么,裴井优倾身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那我们便正式开始啦。”

还来不及教训眼前大胆的女人,他的脖颈便被裴井优轻轻的环住了。

与此同时,裴井优再次递上了自己的唇。

才恢复的一点理智瞬间瓦解,体内的邪火愈来愈旺盛,顾湛低头回应起了她。

屋内的气温在不停的上升,一室旖旎。

裴井优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这个男人拥在怀里,只是轻轻动了动,就哪哪都疼。

想到昨晚的激烈,裴井优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战斗力,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昏了过去。

来不及细想,忍着酸痛,裴井优穿好衣服,没有看男人一眼,她便匆匆离开了。

直到裴井优的背影消失不见,躲在暗处的男人走了出来,此刻他猩红着双眼。

他只是来晚了一会儿,他精心策划的一切就这样被其他男人抢夺了。

明明与裴井优签协议的是他,明明裴井优昨晚就会成为他的人,可是为什么......

“少爷......”

“知道这里面住的人是谁了吗?”

犹如夹着冰的声音森然响起,让身后的属下不觉背脊一凉。

“是......是顾爷......”

一句话让男人倏地睁大双眼,居然会是顾爷,怎么会是他,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传闻中,他不是碰不得女人吗?

“将今天我让你调查之事,给我烂到肚子里,如若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知道后果的。”

“是是是!”

下属急忙弓腰点头,后背已经凉了一大片,少爷愈发的狠戾了,为了裴小姐真的是变得越来越疯狂了。

可是他们从法律上来讲,明明是姐弟......

顾湛霍然睁眼,一只手下意识的朝着旁边摸去,却发现冰凉一片,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半个身影。

昨晚那个女人将他那样一番之后,居然还敢逃!

冷眸渐渐眯了起来,随即抓过手机,“给我查昨晚在我房间里的女人究竟是谁。”

话落的瞬间,顾湛便挂断了电话,独留下电话那头震惊不已的助理,所以他们的boss有女人了,怎么可能!

......

十个月后,产房里裴井优骂娘的心都有了,生孩子居然这么的痛。

来不及看孩子一眼,裴井优便昏了过去。

产房外,男人长身而立,俊冷的面孔透着生人勿进。

“裴少爷,裴小姐生了三胞胎,两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现在裴小姐已经昏了过去。”

“留下女孩儿,男孩儿都给我处理掉。”

裴川的声音冰冷而又无情。


六年后。

江州酒店,奢华璀璨的宴会厅宾客云集,觥筹交错。

今天是顾家大小姐顾清清的生日宴,顾家是江城四大豪门之首,顾家又对这个女儿极度宠爱,宴会办得极度盛大豪华,来客大多是政商名流,一般人进不来。

裴井优是借着顾清清指定化妆师的身份进来的。

一楼宴会厅门口传来一阵喧哗,似乎是有什么大人物到了,不过她没有闲情去凑热闹。

她今天是来找人的。

林唯,国际上著名的医圣,尤其是在心脏类疾病方面,更是素有鬼手之称。

不过此人向来行踪不定,且只为顾湛做事,要想让他救人,也须得经过这位顾爷的同意。

据她所知,顾清清的生日宴会,林唯也会参加。

脑海中响起女儿软软糯糯喊她妈妈的声音,绵绵的病耽搁不得了,裴井优眼眸微微一紧,她必须尽快找到林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他答应给绵绵做手术。

“顾小姐,那我就先走了。”裴井优给顾清清化完妆,向她请示。

顾清清眼都没抬,只挥了挥手。

裴井优从化妆间里出来,开始在这中式风格的四合院酒店里里寻找林唯。

林唯极其神秘,裴井优花费了很大的价钱,也只搞到了一张背影照,不过好在他有一个极其鲜明的特征。

他脖颈后面有一道月牙似的疤痕,大抵有两厘米的长度。

裴井优来到了一处走廊,眼睛迅速的扫过四周,在经过一处拐角的时候,差点撞到了一个人。

还未看清脸,耳边便传来了一阵嗤笑声。

“哟,这不是为顾小姐化妆的人吗?”

原来是顾清清的专属化妆师陈安妮,看着她满脸的不屑,裴井优面色不变,也不打算多说什么。

“不要以为顾小姐让你化了一次妆,你就能代替我!”

她为顾小姐当了这么多年的专属化妆师,自认为已经成为顾小姐身边不可或缺的一个了,所以今日便迟到了一会儿。

她承认有故意的成分,她就是想让其他人知道,即使自己迟到了,顾小姐也不会拿她怎么样。

谁曾想顾小姐为了气她,竟然找来了这么一个菜鸡。

见裴井优毫无反应,本就压抑的怒火瞬间似要冲破胸腔。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顾小姐是为了什么,就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也敢妄想攀附顾爷!”

一边说着,陈安妮扬起手一巴掌就向她挥过来。

裴井优眼眸微冷,一把抓住陈安妮的手,同时迅疾地抬脚踹了过去。

“嘶,你......”陈安妮被踹得一个踉跄,气恼极了。

“到底是谁妄想顾爷,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不过我听说顾爷喜欢男人。”裴井优冷着脸,上下打量陈安妮,眼底满是戏谑和讥讽,“你确定他会对你感兴趣?”

顾爷喜欢男人是传言已久的事情了,为此还有人为了YY这位江城霸主,专门为他写了同人文呢。

其中最出名的那本《顾爷爱而不得》,就是出自她之手。

当然她并不是为了YY,而是为了赚钱给孩子治病。

思绪渐敛,裴井优冷声警告陈安妮:“我堂堂正正靠自己的化妆技术赚钱,你最好嘴巴放干净点,别来惹我,否则......”

不再看她一眼,裴井优绕过她便离开了。

陈安妮捂着被踹的发疼的腿,死死地盯着她离开的背影,她一定会让这个贱人为她刚刚的行为付出代价!

“阿湛,你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那我岂不是很危险吗?”

待走廊空无一人,另一旁的过道,赫然出现了两个身影。

男人戏谑的声音响起。


顾湛没有任何的表情,眸光锐利的侧头,一股强烈的威压袭来,登时让对面的男人倒吸一口冷气。

不过很快男人便笑了,“错了错了,玩笑而已。”

他要不要告诉阿湛,他最近在追一本《顾爷爱而不得》的同人文呢?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同人耽美文!

啧,里面的描写当真香艳极了,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为这位作者点了一根蜡,当然了,是大拇指形状的。

“顾爷,人带来了。”

这时,一名保镖走了过来,立时恭敬颔首道。

“嗯。”

淡漠到极致的声音落下,顾湛便不再理会身旁的人,直接转身离开。

“啧,真是越来越没有人味儿了。”

“阿湛你别走那么快啊,那会儿跟你说的,给我涨工资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啊?”

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冷漠的背影。

啧,堂堂顾爷就是这么对待他这个国际医圣的,小心他撂挑子不干哦。

幸好他还是一个商人,投资了几部剧,兜里有了点钱钱,不过让阿湛涨工资的事情,他还是不会放弃的!

理了理自己银灰色的西服,林唯这才抬脚不急不缓的跟了上去。

看了看时间,裴井优眉头微皱,她已经在主院里转了大半个小时了,却依旧一无所获。

正思忖着要不要返回的时候,她便听到了一阵痛吟,还有若有若无的求救声。

眉头微皱,裴井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随即便跨上台阶,想要上前确认一番。

走了没几步,那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且比刚刚还要清晰几分。

不是错觉!

小心藏匿于一根柱子后面,寻着断断续续的求救声望过去,裴井优倏地怔住。

只见不远处的小亭子里,背对着她立着一个男人。

裴井优二十六年的人生里,从未见过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将黑色穿的如此俊雅妥帖,即使只是一个背影。

“爷,求......你,救我......”

呼救声再次响起,裴井优视线游移,这才看到趴在亭子外台阶上的一个瘦弱的中年男人,面色极近痛苦。

看到这一幕,裴井优暗道一声不妙,她似乎闯入了一个不该闯的地方。

她抬头看了一眼越来越暗沉的天际,打算原路返回,现下的场景有些诡异,她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可是正要转身的时候,裴井优的眼角却不经意间扫到了那背对着她的男人,脖颈处的一道月牙般的疤痕。

是林唯?!

准备离开的脚再次顿住,正当裴井优犹豫着接下来该如何的时候,一只大手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将她用力的推了出去。

脚下一个踉跄,几欲摔倒,幸好她手疾眼快的抓住了身旁朱色木栏,这才稳住了身形。

随着她的被迫猛然靠近,裴井优隐隐的嗅到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赫然抬眸,便撞上了一双过分好看的眸子,他的瞳色很深像是不可见底的深渊,让人看不到半点的情绪。

即使是面对突然出现的她,男人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

裴井优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俊美无铸的男人,当真是将好看二字发挥到了极致,她向来不是花痴的人,但是这一次眼底还是不由自主的染上了一抹惊艳。

此刻男人身上矜冷强大的气场,给周遭填了几许压迫感,也让裴井优立时回过神来。

收回视线,男人对着身侧的保镖吩咐,“拖下去。”

面上没有半点异色。

男人开口的瞬间,裴井优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下一个不会轮到她吧?

“是,主子!”

“爷,我知道错了,求您救救我......”

中年男人的哀求声因被保镖突然扼制住下颚而中断,转眼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看到了不该看的怎么办?自然是保命要紧!

裴井优当机立断道:“那个,我好像迷路了,对了,我是顾爷的......情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