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洛璃季怀喻小说

洛璃季怀喻小说

洛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结婚八年,她因为心脏病没能给他生下一个孩子,她以为他是不在乎的,而直到今天洛璃才知道他深藏的埋怨……“走吧,现在民政局还没关门。”洛璃打开茶几抽屉,将早就准备好的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等一系列证件一一递到他面前。

主角:洛璃季怀喻   更新:2022-09-11 13: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璃季怀喻的其他类型小说《洛璃季怀喻小说》,由网络作家“洛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八年,她因为心脏病没能给他生下一个孩子,她以为他是不在乎的,而直到今天洛璃才知道他深藏的埋怨……“走吧,现在民政局还没关门。”洛璃打开茶几抽屉,将早就准备好的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等一系列证件一一递到他面前。

《洛璃季怀喻小说》精彩片段

结婚八年,她因为心脏病没能给他生下一个孩子,

她以为他是不在乎的,而直到今天洛璃才知道他深藏的埋怨……

“走吧,现在民政局还没关门。”洛璃打开茶几抽屉,将早就准备好的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等一系列证件一一递到他面前。

季怀喻眸色怔住:“你什么意思?

洛璃平静地望向他:“没什么意思就是放你自由。”

话落,她站起身往外走。

季怀喻一把掐住了她的手腕,额间青筋直跳。

“你一定要这么无理取闹吗?”

恋爱四年,结婚八年,她从来就没提过分手或者离婚,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

“是不是因为我辞退你?好,我允许你回公司,也允许你重新唱歌,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季怀喻思索着自己这些天做的事,能想到的也就这些

“你允许我………”

洛璃的眼尾一下红了,她一点点的掰开季怀喻的手,“喻哥,我是个人,不是你的所有物,请你记住,我做任何事,都不需要你的同意。”

“我问你,只是因为我尊重你。”

一席话打的季怀喻措手不及。

他沉下脸色:“你一定要离婚?”洛璃没有回答。

这一刻季怀喻烦闷不已,他扯了扯领口,“你别忘了,我们有约定,先提离婚的人,净身出户。”

结婚前,两人约定不管发生什么,谁都不准提离婚。

洛璃还记得,他们的约定里还有一项,先背叛的人要用一辈子来偿还。

她眼尾微红,苍白的唇轻启:“放我不要钱,只要朵朵。”

季怀喻听闻这话,周身的冷意更甚。

最后他只说了一句:“你别后悔。

开车去往民政局。

一路上,季怀喻心情烦闷。

他看向后座上抱着一堆证件一脸安静的女人,忽然问:“洛璃,你还爱我吗?

洛璃愣了一下,许久都没有回过神。

没等她回答,季怀喻又道:“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没心。”

没心……

洛璃攥着结婚证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几分。

如果她没心,应该就不会在这结婚后的八年里,一次又一次独自承受他的背叛。

也不会沦落到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去国外背叛,却不敢质问,默默收拾烂摊子。

终于到达民政局。

下车前,季怀喻开车门的手有些发颤:“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洛璃却只是摇了摇头。

“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想得很清楚。”

话落,她先一步下车。不到一个小时。

两本离婚证就落入了手中。

离开前,洛璃最后看了季怀喻一眼:“我会让人把朵朵从麓山接出去。”季怀喻紧抿着唇没有回话,看着女人背影潇洒,一阵恍惚。

坐在出租车上。

洛璃的微博页面只剩下最后一行话:2021年7月12日,我和我爱了12年的男人告别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这天,帝豪会所。贵宾包厢里。

季怀喻阴沉着脸色一杯杯酒下肚。

桌子上早已经摆满了空酒瓶。气氛空前的压抑。

好友秦思尘劝说:“你现在还是公众人物,少喝点,你到底怎么了?”

“怕什么,我今天开心。”季怀喻浑身酒气,“反正现在洛璃已经谈男朋友了,以后再也没人管我了。”

接着又是一满杯的酒猛灌。

秦思尘愣住,许久都不敢置信。洛璃在圈内的妒妇名声可是如雷贯耳,可有一点,她是真的爱季怀喻,所以就算以前再出名,都没有和别的男人传出绯闻。

“她到底为什么会和你离婚,你知道吗?”秦思尘问。

季怀喻神情带着几分迷离,在炫彩的灯光下,一双眼没了往日的神采:“好像是………我变了…”

告别秦思尘后,季怀喻扶着额走进别墅里。

进门开灯,空荡荡的客厅,出奇的安静。

和洛璃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别墅,很多陈设都是根据洛璃的设来摆放。

就像是存在着洛璃的气息。

穿过走廊,季怀喻走进了卧室里,目光扫视道了床头柜上的一张相片。

那是他洛璃和小时候朵朵的合影。

那个时候,洛璃因为心脏病的折磨被迫退出了歌坛界。

终日都只能待在病房里看外面的景色,脆弱的都会掉眼泪。

他担心着再这样下去,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有压力,便收养了一只拉布拉多犬,取名朵朵。

朵朵一开始并不通人性,他在背地里训练了一个月,才敢送给洛璃。

他至今都还记得,洛璃看着他的那双盛满眼泪的眼睛,熠熠闪烁。



因为朵朵,洛璃的心情好转,手术的伤口也在愈合,他感叹朵朵是洛璃的幸运星。

可是洛璃却看着他,一字一顿认真的说:“可是带着朵朵和希望给我的人,是你。”

之后,他以为无论发生什么,洛璃都不会离开他。

他们曾深爱着对方,是决定好永远走到最后的伴侣,有过挫折有过欢喜,好像什么都经历了。

十二年的长流岁月,他从未想过没有洛璃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明明当初说离婚后净身出户,只是想着等洛璃向他低头,收回离婚的话。

可是为什么,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漆黑的夜里。

窗外狂风大作。

季怀喻周身都是寒意,他将一叠又一叠地照片甩到洛璃面前。

“这都是你做的?”

本是盛夏,洛璃却穿着厚重的大衣,她轻撇了一眼桌上照片,都是和季怀喻传出绯闻的女星。

“是,我让人把她们都雪藏了。”

话落,她抬眉看向季怀喻:“许哥,曾经的你还会自己摆平这一切,不是吗?”

“不可理喻。”季怀喻径直与她擦身而过。

洛璃细细地品味着这四个字,心一阵阵的抽痛。

她按住了心口,想要去拿药。

原本守在在外面的拉布拉多,赶忙去厨房扒开抽屉,咬着一个药瓶过来,摆着尾巴。

“多多……谢谢你……”

洛璃轻轻地摸了摸多多,就连狗狗都知道自己有心脏病,而和她相爱了十二年的季怀喻却好像忘了。

也是,他现在不仅仅是炙手可热的影帝,还是栎娱的首席执行官,早不是当初那个会排一夜队,只为给自己买早餐的少年了……

季怀喻换了一身衣服后,又离开了,就连看到桌上的药瓶,也是一脸的洛漠。

一夜没睡。

翌日天色还没亮,洛璃就接到了经纪人赵姐的电话。

“小璃,热搜你看到了吗?”

洛璃闻言,打开电脑,几个偌大的字落入眼帘。

——歌星洛璃,妒妇!!

妒妇……

洛璃一条条打开,上面都是说她利用是栎娱老板娘的私权,打压自己不喜欢的女星,害怕老板娘的地位被夺。

洛璃默默的关上。

电话里赵姐愤怒至极:“他们都忘了,到底是谁一手创办的栎娱,如果没有你洛璃,根本就不会有栎娱的存在!”

“算了,赵姐。互联网的记忆很短,等过些时间,就没事了。”

最近这几年,洛璃一直背负着妒妇的名头,她已经习惯了。

“可……”赵姐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

“韩霜霜被季总请回公司了。”

听着这话,洛璃浑身冰凉,她强装镇定告诉赵姐自己会处理后,就挂断了电话。

心又在痛了。

多多担心得在她周围转来转去,洛璃抱住了它。



“不怕,我没事。”

不就是心脏病吗?二十多年都挺过来了。

今天下午有一场歌手选拔,洛璃作为导师要去参加。

保姆车按时来接她。

到达比赛场地。

新星歌手比赛现场。

洛璃拿到参赛歌手目录时,眼眸一怔:韩霜霜。

她不是演员吗?

洛璃来不及疑惑,比赛开始,几人后,果然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台前。

女人一头栗色卷发,穿着白色短裙,俏皮可爱,脸上一直洋溢着笑,看着确实舒服。

手机震动响起,洛璃打开一看是季怀喻发来的:“我要韩霜霜赢。”

她眸色一怔,缓缓按灭了屏幕。

歌声响起,台上韩霜霜仿佛志在必得,其他的评委早就被买通。

洛璃看着一个个提前通过的评委,又听着台上韩霜霜那走调的歌声,在最后一秒按下了“FAIL”。

一票否决权!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洛璃作为评委有一次机会,直接否决歌手,没想到她现在就用了。

一个小时后。

保姆车上。

“网上新闻又爆了,说你是以公谋私,这个韩霜霜自己五音不全,还不准人拒绝吗?”赵姐紧急让人公关。

洛璃挡住了她打电话的手:“清者自清,没必要解释,另外把这个节目导师的职位推了吧。”

话落,她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了眼。

她的病不允许她过于动情绪,不就是被冤枉吗?这些年,都习惯了。

回到栎娱集团。

一路上不少异样的目光袭来,洛璃仿佛都没有看见。

她坐电梯去往自己的办公室,可刚到就见一个又一个工人将她的东西往外搬。

“你们在做什么?”赵姐赶忙阻止。

“是季总吩咐的,说以后这里改成韩霜霜的休息室。”人事赶忙走过来说。

赵姐听后就要和其理论,洛璃拦住了她:“我去找许哥。”

顶楼总裁办。

季怀喻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落地窗前,听到门被推开,侧目看去。

“洛璃,你有没有觉得你变了?”他先声夺人。

变了?洛璃被这句话打的猝不及防,她咽下喉中苦涩,解释:“韩霜霜不适合做歌手,我希望歌坛可以干净一点,因为它是我的梦。”

三年前,她就因为身体状况退出了歌坛,只能做幕后和导师。

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能够再有一次机会,重新回到歌唱的舞台上,她不想这个梦被一个丝毫不懂歌的人玷污。

“从今天起,你不用来公司了。”季怀喻洛声道。

洛璃闻言,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

季怀喻看着她苍白的脸,走上前,放软了声音:“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当好季太太不好吗?你放心栎娱老板娘的位置,永远是你!”

洛璃仰头看向季怀喻熟悉的脸:“所以,你也觉得我是怕栎娱老板娘的位置被抢,所以公报私仇?!”

“吴秘书送太太回去。”季怀喻显然是没了耐性。

如今连哄骗一句他也嫌麻烦。

洛璃眼眸微垂:“我自己会走。”

回到孤寂的家。

一直守候在门口的多多摇着尾巴来到她面前。

收养多多十二年,也只有它不会变。

“多多,以后我可以天天待在家,陪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