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沉不知香

沉不知香

宋远山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周沉大二的时候,身后跟了一个女生叫路知。大家都有注意到她,不仅是因为她长得像白杉,更重要的是她在周沉身边的时间最长。提起她,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是:怎么会有这么舔狗的人?

主角:周沉路知宋远山   更新:2022-09-13 03: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沉路知宋远山的其他类型小说《沉不知香》,由网络作家“宋远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沉大二的时候,身后跟了一个女生叫路知。大家都有注意到她,不仅是因为她长得像白杉,更重要的是她在周沉身边的时间最长。提起她,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是:怎么会有这么舔狗的人?

《沉不知香》精彩片段

我爱的男生,是我们学校校草,爱到什么程度呢?

他打完球,抱着别的女生,喊我去给他们买水。他们约会,大半夜的,电话喊我去酒店给他们送东西。

别人骂我舔狗,可我依旧心甘情愿,尽职尽责。

直到那天,我突然不喜欢他了,因为我发现,他不像那个人了。

A 大不良校草周沉,喜欢学姐白杉。曾轰轰烈烈地追求过对方,可是被无情地拒绝了。

白杉毕业后,周沉的私生活变得极其混乱。今天和这个女的在一块,明天又搂着另一个女孩。

但无一例外,她们的长相都有些像白杉。

周沉大二的时候,身后跟了一个女生叫路知。

大家都有注意到她,不仅是因为她长得像白杉,更重要的是她在周沉身边的时间最长。

提起她,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是:怎么会有这么舔狗的人?

那个被称为舔狗的女生,就是我。

「路知,我想喝可乐。」

「好。」我点了点头。

刚起身又听他说:「她也想喝。」

我看过去,见他指了指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子。

「知道了。」

我转身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嘻嘻哈哈的声音。

「卧槽,她这么听话?」

「周沉,你行啊,给人家灌了什么迷魂汤?」

「牛,周沉,你就是我爹。」

我只是顿了顿脚步,然后快步远离了这些声音。

没过一会儿我走回了篮球场。

周沉刚好停下,我过去把两瓶汽水递给了他,他没说什么接过去转身给了那个刚刚搂在怀里的女孩子。

周围的男生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

我已经习惯了这些视线,坐回了位置继续看他们打篮球。

日渐西斜,周沉他们准备离开了,我便收拾了东西跟在他们身后。

「路知。」周沉喊了一声。

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拿出包里的棒棒糖给了他。正好岔路口到了,我便和他们分开走。

走了没两步我又回头看了看。

周沉将糖纸剥开,用糖轻碰了下那个女孩子的嘴唇,然后俯身吻了下去,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打趣声。

我看见周沉抬眼往我这看了看,嘴角上扬然后加深了那个吻。

一吻过后,他搂着女孩子继续往前走。

我看着他们转了弯没了身影,然后动了动脚回了宿舍。

「喂?」我正在看书,手机突然响了,看到屏幕上的「周沉」二字便接起了电话。

「路知,我和李雪开房没带那个,你去帮我买一个。」

我愣了愣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四十了,我便问道:「现在吗?」

「不方便就算了。」他作势要挂电话。

「在哪儿?」我问他。

「××酒店 5025。」

「我知道了。」

我穿了衣服正准备出门,我的发小兼闺蜜孟莉喊住了我,「小鼠。」

「怎么了?」她张口又闭上,反复了几次之后,她叹了口气,「我陪你。」

她很快套了件衣服,然后陪着我一起出了门。

周沉说的酒店楼下就有一家快捷超市,我进去买了盒那个,然后和孟莉一起进了酒店,上了五楼找到了 5025,敲了敲门。

没过一会儿周沉打开了门,他显得十分急躁,上衣已经脱掉,从我手里接过了那个就把门关上了。

全程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嘿,这狗东西!」孟莉作势打算敲门然后打周沉一顿。

我抓住了她的手,道:「走吧。」

她停住了动作和我一起出去。

等车的时候,我坐在一旁的石墩上,孟莉站在我前面,问我:「小鼠,你明知道……」

「莉莉,算了。」我打断了她的话,她便也不再说什么,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

周沉的一个朋友顾渠和我的舍友赵琳谈恋爱了,周末约着去了 KTV。

可是去的那群人里面只有我舍友一个女孩子,她便问我能不能陪她一起。

我想了想便答应了。

顾渠周末过来接赵琳的时候,看见我愣了愣,然后报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我坐在前面,让这对小情侣坐在后面。

很快就到了 KTV。

下了车发现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周沉身材高挑、颜值极佳,属于人群里你能第一眼看见的类型。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往这儿望过来,看见我笑声更大了,其中不乏「她居然连这都跟过来,太舔了吧?」的声音。

赵琳拉了拉我的手,满脸的后悔。

我拍了拍她的手表示没关系。

一群人进了 KTV 里,进了包厢赵琳就坐到了顾渠边上。

我坐在最边上,有人问我要不要喝酒,我拒绝了。



结束之后大家都四散开了。

周沉明显是醉得有些不省人事了,走路东倒西歪,扶着他的男生也是有些粗神经。

我跟在后面看着周沉第三次撞到了墙,额头明显红了一块,我快步过去和那个男生说:「我来吧。」

「啊?行啊。」男生看了看我,便把周沉交给了我。

其他的人都是一副「我懂的」的表情。

我小心地和另一个男生扶着周沉。

好歹是走了出去,周沉的朋友在一旁和出租车司机讲价,我扶着周沉在后面,看着前面明显是讲不拢了,那个和我一起扶着的男生便也去帮忙了。

男生一走,就只有我扶着周沉,周沉也把自己身体大部分的重量压在我的身上,我勉强站稳了。

我抬头看着周沉,中长的头发遮住了他锋利的眉眼,显得他此时十分柔和。额头中间还红了一块,大概是刚才撞到的。

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伸手抚了抚那块红肿和他鼻子旁边的那颗痣。

一阵冷风吹过,把我的脑子吹醒了,我看着周沉,然后低头苦笑了一下。

前面大约是讲清楚了,一共打了三辆车,周沉一行人开了酒店。我和赵琳,还有放心不下她的顾渠回了学校。

我将周沉交给他的朋友,转身上了车。

我打开窗户,撑着手看着沿路的风景,身后顾渠和赵琳在嬉笑打闹。

冷风吹着我,却不能再让我清醒。

宋远山,我好想你啊……

我过着别人口中的「舔狗」生活,回头才发现我已经大三了,周沉的名声越来越响的同时也带响了我的名声。

日子稍纵即逝。

转眼来到了五一,我收拾了行李和孟莉一起回了老家,C 市。

老爸很早就来到了车站,把我和孟莉带回了家。我家和孟莉家是邻居,两家就隔了一条三米的道。

孟莉下了车,他父母感谢着我爸,让我爸去吃饭,我爸笑着拒绝了,说家里已经做好了。

打开门看着熟悉的家,总感觉能闻到一股家的味道。

下午我爸和朋友去钓鱼,我在家帮老妈浇花,我妈对花草极其感兴趣,阳台种了很多不同品种的花草。

我一边浇水一边和老妈聊天,聊着聊着老妈突然提起我高中不学无术的黑历史,让我想在地上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

「说起来多亏了宋老师,哎。也不知道宋老师现在在哪儿……」她感叹了一声。

我整个人愣在原地,维持着浇水的动作,思绪却已经到了大西洋。

「我的花!」老妈喊了一声从我手里抢过来水壶。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因为我浇水太多,导致这刚来的花隐约有些颓废了下去。

母亲手摆了摆道:「去去去。」然后把我赶出了阳台。

我回了房间,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了许久……

假期结束我回了学校。

周沉一反常态地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去看电影。

我愣了一愣抬头看了看他才说了同意。

等到了周六我才知道他原来不止约了我。

他搂着一个我没见过的女孩,拿着两张座位票,又递给了我一张票。

进了电影院,我才知道他俩的座位连在一起在我前面一排的最边上,我坐他们后面。

熄了灯电影开始,我听见前面位置的两个人的调情,亲吻时的「啧啧」声,因为周沉坐在我的斜前方,我甚至看到了他伸手往女孩子衣服里钻。

我轻叹了一声,抬头看向了大屏幕。

电影是爱情片,由几个小故事组成,有几个很有意思,有几个差强人意。

我看的时候姐弟恋小故事正结束,进入了下一个小故事。

它讲了师生之间的恋爱,女主喜欢男主,男主也喜欢女主,可碍于是师生,两个人的恋情可以用曲折复杂来形容。

结尾是六年后,在一个教室里,没有学生只有讲台前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在批改试卷。

「老师。」镜头一转来到了教室门口,一个穿着漂亮的女生走进了教室,站到男人身边。

「怎么了?」男人笑着轻声问道。

「我喜欢你。」她抱住了男人。

「我也喜欢你。」男人回抱了女生。

然后大结局进入了下一个故事。

可我久久未能回神。

我想起了一个人,他留着不长也不短的头发,戴着细框眼镜,喜欢穿白衬衫、蓝裤子,靠近他总能闻到一股淡淡的中药味。

回去的时候,我跟在那两人身后,神思恍惚。

「哎呀。」我看过去,原来是周沉摔倒了,那个女孩子正想扶起他。

我麻木地看一会儿这两个人,直到周沉抬头,我看见他眉毛那多了一个伤口正鲜血直流时,我才回过神。

我走过去和那个女孩子一起扶起了周沉,我心里没来由地有些慌张。

「回去吧,一点小伤口。」

「不行!」我第一次反驳了他的话,我抬头盯着周沉,周沉也看着我。没一会儿他撇开了头说:「嗯。」

我们去了附近的诊所,我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不大的伤口竟然要缝针。

等我再见到周沉的时候,我才发觉我的慌张不是没理由的。

他的眉毛处多了一个长约三厘米的伤疤,使得他凭空添了几分戾气。

他与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有了很大的差别……

「他不太像宋远山了。」一时间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有这几个字。

「你还不走?」周沉不耐烦地看着我。

「啊?嗯。」我第一次不带一丝留恋地转头就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