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团宠千金她带着小叔子重生了

团宠千金她带着小叔子重生了

股剑奇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岑妍冰是被宠坏的豪门千金,因为爱上一个渣男最终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重生归来后,她被同一个梦魇折磨,她与小叔子惨死的画面时常浮现在脑海。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岑妍冰不再是那个恋爱脑,她身披马甲虐渣打脸,终于报仇雪恨……

主角:岑妍冰,黎宸泽   更新:2022-07-15 22: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岑妍冰,黎宸泽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千金她带着小叔子重生了》,由网络作家“股剑奇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岑妍冰是被宠坏的豪门千金,因为爱上一个渣男最终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重生归来后,她被同一个梦魇折磨,她与小叔子惨死的画面时常浮现在脑海。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岑妍冰不再是那个恋爱脑,她身披马甲虐渣打脸,终于报仇雪恨……

《团宠千金她带着小叔子重生了》精彩片段

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两道人影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逃亡着。

“啊。”岑妍冰双腿虚浮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她满头大汗地喘着粗气:“我跑不动了,你别管……”

没等她说完话,黎宸泽已经俯身一把将她从地上环抱而起,继续往前跑。

岑妍冰看着多日逃亡下神情略微憔悴地黎宸泽,心里一阵酸楚和不忍:“小叔子你别再管我了,我只会拖你的后腿,你自己一人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话语一落,黎宸泽停下了脚步,岑妍冰有些庆幸她最终还是说服了黎宸泽,但不知为何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想着远在京城的家人,泪水慢慢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黎宸泽回头看着身后远处冒起的黑烟,脸色微变,他将怀里的人儿抱紧继续往前冲。

着火了?岑妍冰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越来越大的火势,倒吸了一口冷气。M国这两个月土地干旱万物枯黄,火一烧起来可是想灭都灭不下去!他们这下是彻底走投无路了!

晚霞烧红了整个天空,在秋风的助力下,火焰迅速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一眨眼的功夫便追上了黎宸泽的步伐。

“咳咳咳。”浓浓的黑烟呛得岑妍冰呼吸困难,眼睛被熏得张不开,好似被一万根针扎了似的刺疼。

黎宸泽也放弃了挣扎,火焰已经沿着鞋子烧到了裤子上,他好似没有任何感觉,面对死亡的降临那张英俊的面容依旧保持着平静。不过那双凝视着岑妍冰的眼眸里有一丝愧疚:“对不起,是我害得你被牵连了。”

“咳咳,不用说对不起。如果没有你,我早被那个畜牲打死了!”岑妍冰低头看着那双本该是执笔画画,此时却布满了伤痕且诡异畸形的手,脑海里再次浮现那些惨绝人寰的画面。

她咳个不停,喉咙里一阵火辣辣的,苍白的脸上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好像和你死在一起,还不错。”

黎宸泽还以为岑妍冰最后会崩溃大哭,没想到临死之际,她还能坚强地开个玩笑。

岑妍冰的眼睛被浓烟熏得辣疼,泪腺不禁分泌出了水珠,她难受得剧烈咳嗽着。突然,她感觉有一只布满伤痕的手摸到了她的脖颈处,只要稍微使点劲,她那脆弱的脖子便能被拗断。

岑妍冰心里微惊但随即又释然了。

反正也逃不掉了,死前能少受些折磨也是好的,她现在说不出话,只能到了地府里再跟他致谢了。

可是她闭上眼睛等了许久,黎宸泽都没有下手掐死她。

烈火烧着他每一寸肌肤,黎宸泽忍不住跌坐在火堆里,他将岑妍冰死死地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身躯护着她,想让她尽可能地少受些疼痛。

恍惚间岑妍冰好似听到了一句喃喃之语,“希望你下辈子好好活着。”

那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一边是浓烟的折磨,一边是火焰的炙烤。再坚强的岑妍冰也疼得喊出了声:“啊!”

岑妍冰从梦中惊醒过来,她大汗淋漓地喘着粗气,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栗着。

自从上天给岑妍冰一次重活的机会,她便时不时地梦见她跟黎宸泽被烧死的惨状。这个噩梦折腾她许多年,被烈火炙烤的疼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她现在仿佛还觉得身上有火烧的余温。

过了半响岑妍冰才镇定下来,她钻出帐篷简单清洗了一番,动作麻利地把画板和行李收拾好,骑上自行车准备下山。

“什么味?”岑妍冰看着不远处的浓烟微微蹙眉,这烟看起来不像是村民在烧火做饭。

迟疑了两秒,岑妍冰立马调转车头往浓烟处赶过去。果然,火焰已经烧到了窗户隐隐有要往外继续蔓延的势头,她快速冲过去一脚将门踹开:“有人吗?着火了!”

屋子里没有人回答,她也不敢进去查看。岑妍冰转身拿起水盆从大缸里勺起水泼向火焰。可是火烧得太快,她这样无异于杯水车薪。

“哇啊哇啊。”婴儿的啼哭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岑妍冰脸色骤变,看着面前的熊熊烈火,上一世惨死的画面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咬着下唇勺了几盆水从头顶浇下,深呼吸一口气便冲入了火海。

屋子里的浓烟呛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她顺着微弱的啼哭声找到了躺在床上的婴儿。还好火没有烧到床上,岑妍冰急忙将孩子抱起。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冲过来一道人影,猛地将她拦腰抱起冲了出去。

“嫂……烧这么大的火,你怎么会在这!”熟悉的声音让岑妍冰停止了挣扎,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那人的胸前,她明确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岑妍冰深呼吸一口气,她掩去内心的震惊抬眸无辜地看向黎宸泽,微微抬起怀里的婴儿:“我在救人。”

“你……”

“你……”

两人相顾无言,岑妍冰有太多的话想说想问了,可是现在的黎宸泽根本就不认识她,他们只是陌生人。

“哇啊哇啊。”婴儿扯着嗓子号啕大哭,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你把我放下来吧,谢谢。”岑妍冰垂下眼帘道谢,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岑妍冰笨拙地哄着怀里的婴儿,她并没有发现身后的黎宸泽目光复杂地凝视着她。

“啊,我的孩子!”

一个中年妇女歇斯底里地就要往火海里冲过去,岑妍冰急忙高声喊道:“大姐,孩子在我这!”

“还好,还好没事!我的孩子啊!”大姐跑过来一把将孩子从岑妍冰的怀里抢了过去,双手无意识地推了她一下,岑妍冰脚步虚浮往后退了几步,一只温暖的手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小心!”

岑妍冰感激地朝他微微颔首:“抱歉,弄湿你的衣服了。”

湿答答的衣服贴在岑妍冰的身上勾勒出迷人的弧度,黎宸泽不自在地挪开视线,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没事,小心着凉。”

岑妍冰惊讶地挑了挑,据她对黎宸泽的了解,一向清冷的他根本不可能突然对一个陌生人言行举止这么亲密。

难道他也……


黎宸泽身后的下属急忙上前帮忙救火,附近村民看到浓烟也赶了过来,没过多久,这场大火便被众人合力扑灭了。

好在扑救及时,妇人惊恐未定地抱着孩子,不停地鞠躬向大家表示感谢。

黎宸泽走到一旁捡起被泥土弄脏的画板和行李,岑妍冰接过颔首说道:“谢谢。”

“你,在此处写生?”

“听说这里风景不错,趁着放假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会遇到火灾。”岑妍冰试探性地问道:“你们也是来这儿旅游的?”

黎宸泽摇了摇头蹙眉解释道:“公司有个合作,我和项目经理过来商谈顺便勘景。你接下来准备去哪?要不先换套衣服,山上山下温差大,小心着凉感冒了。”

“那就谢谢你了,送我到镇上就好,一会晒晒太阳衣服就干了,没事的。”

岑妍冰注意到黎宸泽身后那几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心里的疑惑不停增加。虽然重生前她跟小叔子的接触不多,但还是听说他对女人一向敬而远之的态度。

这一世按理来说他们还不认识,他对自己的态度的确不太寻常,想到自己的计划,她将心里的疑惑咽了下去。重生这种事还是太玄乎了,还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停在了小镇的巴士车站处,岑妍冰正想脱下肩膀上的西装外套便听到了黎宸泽温柔的声音:“你穿着吧,不用还给我。”

也是,黎家财大气粗,这一套专人定做西装的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谢谢。”岑妍冰拖着行李箱往车站内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黎宸泽才对面面相觑的下属沉声说道:“走。”

“好的。”下属们收回探究的视线,立即启动商务车离开了小镇。

烈日当头,西南部一处穷乡僻野的县城里,周围陈旧的房屋无不显示这里的落后和贫穷,可是此时各个巷子里却挤满了人群。

炎炎烈日下挤得人满头大汗,可是这并没有消减人们的兴致,巷子里时不时还有各种争吵议论声。

一个头发花白面容却很精神的老爷爷看着面前几块手掌般大的石头,石头表皮中间被机器开了一小块镂空的精美窗花,肉眼可见里面有淡淡的灰青色。

他拿起手里的强光手电照在窗花的位置,白青色瞬间映入眼帘,引起周围几个人连声感叹:“嘶,这块种不错啊,光泽也好看。”

“我感觉到糯冰了。”

小摊前的老板扫了一眼对方的穿着以及拿手电筒的姿势,他热情地问道:“大爷您坐,大热天的搁这人堆里挤着不难受么?”

“哈哈,我来这边旅游听说这里有赌石,就过来看看。”老爷爷拿着手电又在石头的外皮照了照,问道:“你这石头怎么卖?”

老板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么大的品质这么好的搁平时我得卖五万,您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给你打个折,两万块。”

“两万?也不贵。”老人身旁一个媚眼如丝的女孩讨好地问道:“您喜欢的话,我送给您。”

周围不少人看着这一幕眉宇间略带不满和无奈,但是没人打算掺和这件事情。

人群外的岑妍冰正惊愕地盯着摊位前的老人,黎宸泽的爷爷怎么会在这里!视线转到黎和泰左侧身材高挑的女子,她深呼吸一口气将眼眸里浮起的杀意掩去。

黎和泰爱不释手地摸了摸石头,他正准备点头让身旁的女子付钱。

旁边突然冒出来一个温婉甜美的声音:“爷爷你怎么跑这来了?电话也不接我找了你好久!”

黎和泰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视线便被岑妍冰肩上披着的西装外套吸引了。

他诧异地抬头看到岑妍冰给他使了眼色,迟疑了两秒黎和泰随即反应过来笑道:“手机我放在酒店里出门忘记了。”

女子有些敌意地看着岑妍冰:“你是……”

黎和泰打断道:“这是赵家的孙女赵莉,你们这还是第一次见。”

赵莉被搞懵了,她可没有听说黎家还有这么一位孙女,难道是远房亲戚?她压下心中的疑惑,娇笑着说道:“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看这些翡翠原石有没有喜欢的?或者直接挑翡翠成品我送你。”

岑妍冰垂下眼帘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应该比你大几岁,叫我莉姐就好。”

岑妍冰没有理会聒噪的赵莉,朝面前的男子挑了挑眉。

小摊前的老板面如菜色,他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的乖乖,这位大爷居然是小冰的爷爷啊,你提前打声招呼多好啊,我肯定给你内部价格。”

“啊?还有内部价格!”赵莉脸色微变不满地问道。

岑妍冰扬眉一笑:“内部价格就不必了,这块石头……”

“送给你了,我送给你了!”老板急忙将那块石头塞到岑妍冰的手里。

岑妍冰拿起手机扫了桌子上的二维码,转了两百过去:“我不贪你这点便宜,走了。”

赵莉看着岑妍冰付款界面上的数字,失声叫道:“什么!两,两百?”

老板摩擦着手讨好地笑道:“小冰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啊?过段时间有一批M国过来的石头,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操刀呢。”

“再说吧。”岑妍冰挥了挥手,她挽着黎和泰的胳膊挤出了拥堵的人群。

赵莉恶狠狠地瞪着摊位老板,就算两万对她来说什么什么,可是两万和两百差距太大了,一想到被人当成冤大头她就气得娇媚的面孔都要扭曲了。

她看着挤出人群的黎和泰和岑妍冰,只好放弃争吵跺了跺脚快步追上去。

“刚才那个披着西装外套的女娃是谁啊?岁数好像就二十出头,怎么这老哥看起来有点怕她啊?”

“兄弟是新手?现在西南部公盘混的谁不知道她啊,这可是近几年赌石最厉害的大神了,至今从未失手过。”

“真的假的?不会是故意营造的人设和噱头吧?”

“这噱头搞了有啥用啊?你再有名气也得真金白银把石头买走,而且赌石这行门门道道多着呢,就算买的石头品质一般,小冰她都能切涨,就没切垮过。”

“切涨?这又是啥?”


“一时间跟你说不清楚,跟着她去看就知道了。”男子一说完立马调头挤了出去,周围的吃瓜群众吊起了胃口,也兴冲冲地追了上去。

岑妍冰走出约莫几十米才松开了黎和泰的胳膊:“抱歉,刚才多有冒犯。”

“没事,你也是担心我们被奸商坑钱。”黎和泰慈祥地笑了笑:“女娃你叫什么名字?”

气喘吁吁的赵莉好不容易追上来便听到这句话,她呆愣地问道:“什么!黎爷爷她不是你的孙女啊!”

“不是,我和她也是初次见面。”

脑海里浮现起上一世的画面,岑妍冰觉得鼻子微酸,她避开黎和泰的视线:“叫我岑妍冰或者小妍都可以。”

赵莉一想到自己刚才腼着脸讨好岑妍冰,她气愤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装成黎爷爷的孙女招摇撞骗!”

岑妍冰淡淡一笑:“当然是怕你被人宰啊,不过你愿意花两万当冤大头买这么一块破石头也可以,这是你的选择,我绝不拦着。”

说完岑妍冰将手里的石头递到赵莉的面前,戏谑道:“两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你……”赵莉恼羞成怒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黎和泰哈哈笑着接过石头打破僵硬的气氛,他打量着落汤鸡的岑妍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岑妍冰想起黎宸泽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她简单解释了一下火灾的前因后果,并没有发现黎和泰眼神古怪地看着她身上的西装外套。

“你经常赌石?”黎和泰并没有追问小摊老板为何对她态度不一般。

岑妍冰点了点头:“玩了好多年了,所以懂些经验。”

黎和泰拿起手电又照了一下手里的石头:“这石头只值两百?灯光打下去的确挺好看。”

岑妍冰白皙的手指抚摸在石头表皮镂空的窗花位置,解释道:“这个我们一般叫流氓窗,主要是为了掩盖质地和裂痕,大多数都是用来坑骗新手。”

见黎和泰没听明白,岑妍冰提议道:“一会我借个地方把这石头切了,让您看看里面的效果。”

“会不会太麻烦?你要是有事忙可以先去,不用陪我这个老头子。”

“不麻烦,也就一刀切。”

岑妍冰带着黎和泰在巷子里七弯八拐终于走到一家富丽堂皇的店面,店里的工作人员看到岑妍冰纷纷喜笑颜开:“小妍姐终于来了,石头都在这……”

岑妍冰摇了摇头:“不急,我借你们切割机一用。”

员工看了一眼黎和泰手里的石头:“是要切这块吗?我来切吧,小妍姐你赶紧先看石头,得会被其他人买走了。”

“行吧,那就麻烦你了。”

将石头递了过去,岑妍冰带着黎和泰走到一块块石头面前。她先是摸了摸石头的外皮再拿起强光手电挑选了几个位置照射,黎和泰跟在旁边看着,觉得灯光一打下去哪个都好看,根本看不出石头里面玉石的好坏。

那些跟着岑妍冰的翠友也挤到了店铺里,大家都围在旁边看着,没人敢出声打扰她。

“这块色泽挺好的,可惜裂太多了,三十万我可不敢赌。”

“全是裂纹,切垮的概率也很大,搞车珠子想回本难度太大了。”说话那人是个翡翠收购商,他扫了一眼被众星捧月的岑妍冰冷笑道:“呦,这不是咱们远近闻名的小赌神吗?要不要买这块赌赌?”

岑妍冰闻言走过去扫了眼石头,眼睛一亮。这块约莫四十公斤的石头已经从中间直接切成两半,没有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开窗,肉眼就能看到里面玉石的质量。

光泽白净剔透,可惜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别说手镯了,买回去玉牌都做不出来。

可惜周围的人们并不知道,在岑妍冰的眼眸里,她能清晰地透过厚厚的玉石看到底下每一条的裂纹。

岑妍冰嫣然一笑:“这块石头我买了,一口价,十万。”

“她疯了吧?就算十万买回去做翡翠珠子做玉葫芦,那样一件件卖也回不了本啊!”

“难道小妍这回要翻车了?我终于能见到她赌亏一次?”

店里有和岑妍冰相熟的顾客也跟着劝道:“小妍三思啊,这块石头杠杆系数太大了,虽然十万不算什么,但是不值得这么冒险!”

赵莉憋着一股气怂恿道:“他们夸你夸得那么厉害,你这不赶紧露两手给我们看看!”

黎和泰微微皱眉:“莉莉。”

赵莉尴尬一笑:“我,我这不是想让她证明自己的能力嘛。”

岑妍冰看向老板:“王老板,一口价十万卖不卖?”

“这么多裂纹也没人敢买,算了,十万就十万。”

不少人摇头叹息交头接耳议论着,岑妍冰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她指挥着一旁兴奋得摩拳擦掌的店员,从石头五公分处横着切。

“她是疯了吧!正面已经能看到这么多裂纹,不是应该顺着裂纹竖着切?”

“横着切赌太大了,我看她这回是彻底赌垮了。”

“这就是你们说的大神?我一个赌石刚入门半年的人都知道不能这样切。”

赵莉叉着腰正准备嘲笑一番,便看到店员将最上面那一大块布满裂纹的石头切了下来,露出底下光洁细腻的玉石。

岑妍冰又让店员按照她指的位置直接一道切,毫不拖泥带水。

周围一阵惊呼:“我擦,底下就三道大裂,绝了啊!”

“剩下也切好了,这厚度宽度和精度完全可以做三个大摆件啊!”

“这要是做了摆件,一件最起码得卖三十多万吧?我勒个去,她这是切涨了几倍啊!”

店员顺便把刚才岑妍冰给他的石头也切了一下,露出里面乌漆麻黑完全没有玉石质感的切面。

刚才跟岑妍冰呛声的玉石收购商挤兑道:“小妍这是你买的啊?呦,这种做宅基地都嫌弃的石头你也能看走眼?”

岑妍冰把切成两半的石头递给赵莉笑道:“这是你的,两万。”

“扑哧,两万就买这玩意,这人被当冤大头宰了呀。”

听到周围人们的议论,赵莉气得满脸通红,差点就把手里的石头砸了出去。

岑妍冰付了钱让人帮忙把切好的玉石寄回京城,她陪着黎和泰在玉石公盘里逛了逛,黎和泰只待了一天便有事离开了。

整个拍卖会期间不少大佬重金请岑妍冰帮忙掌眼,分辨玉质这对大佬们来说很容易,但是切割石头避开裂纹次次都能切涨,这就太难了。

岑妍冰一直忙到西南部公盘结束了才离开县城,她提着行李回到京城还没有来得及放好行李箱便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

她不可置信地问道:“婶婶你说什么?和黎宸泽联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