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天医逆婿

天医逆婿

二狗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凌枫知道,自己在众人的眼中就是一个无能的赘婿,可即便他再废物,也绝不允许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侮辱。那一天,为了护住妻子他不惜与人发生肢体碰撞。可谁知妻子非但不领情,甚至还将他扔在了路边。离开前,妻子推了他一下,使得他的脑袋撞到了隔离柱,也因此使他陷入了昏迷。再次醒来,他错愕发现自己竟获得了神奇传承……

主角:凌枫,唐采儿   更新:2022-07-15 22: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枫,唐采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医逆婿》,由网络作家“二狗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枫知道,自己在众人的眼中就是一个无能的赘婿,可即便他再废物,也绝不允许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侮辱。那一天,为了护住妻子他不惜与人发生肢体碰撞。可谁知妻子非但不领情,甚至还将他扔在了路边。离开前,妻子推了他一下,使得他的脑袋撞到了隔离柱,也因此使他陷入了昏迷。再次醒来,他错愕发现自己竟获得了神奇传承……

《天医逆婿》精彩片段

“要想拿到这个合作项目。”

“也不是不可以。”

“你只要……”

随着男人的话音刚落,唐采儿心下一喜,眼中流露出不一样的神采。

“王经理,真的谢谢你了。”

“我……”

突然她的话头一顿,只见男人的手已然放在了她雪白的大腿上……

“不行。”

“你不可以这样!”

车内本就狭窄,随着唐采儿挣扎躲避越激烈,整个车身都抑制不住摇晃。

提着奶茶回来的凌枫,听到车里发出奇怪的动静,正还感到奇疑。

怎么回事?

老婆不是跟王经理谈合作吗?

“老婆?”

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回应凌枫的只有车子晃动引起刺耳的声音,隐约还有女人绝望的哭泣。

一把拧开了车门。

凌枫脸色难看。

“放开我!”

“你放开我!”

被压在后座上的唐采儿哭地撕心裂肺,上身的衣服也凌乱不堪。

她猛地一把推开了身上肥胖的男人,直窜到了凌枫的身后,死死地捉住了他的手臂,念念有词。

“不……”

“不要过来……”

将女人护在了身后,凌枫的牙齿被咬的咯咯作响,眼中满是冰冷之色。

好事突然被打断。

王向东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吊儿郎当地松了松领口的衣服,眯着眼打量凌枫。

“你就是唐家的赘婿对吧?”

“我在跟你老婆谈合同呢,你就去外面守着。”

“唐采儿,你装什么呢?”

“你能谈那么多项目,不都是这么谈过来的?”

手臂上猛然一疼,凌枫注意到女人的指甲盖已深嵌他的皮肤,留下了一圈圈月牙印。

他安抚地拍了拍女人的手背:“别怕。”

就在王向东还在嗤之以鼻的时候,脖间陡然一紧,人直接在后座上被拽了下来。

“你……你要干嘛?”

“啊啊啊!”

一屁股直摔到了地上,王向东头顶上方倾泻而下冰凉的液体,他被奶茶糊了一脸,气急败坏。

“妈的!”

“唐采儿,你敢让这个废物动我,我看你还想不想要这个合同了!”

“别……别过来……”

一听那家伙还要继续口出恶言,凌枫举起拳头,发疯一般地扑了上去。

换作平常,他早就忍了。

可是,侮辱他可以。

侮辱他的女人,那就不行!

“砰!”

“砰!”

“砰!”

一拳又一拳。

整个停车场回荡着男人杀猪般的叫囔声,无论男人叫的多么凄惨,凌枫压根就没想停手。

对……

合同!

回过神来的唐采儿浑然一震。

她惊慌失措地尖叫一声,连忙抱住了凌枫的手臂,将他一把给推开。

“王经理,你怎么样?”

将鼻青脸肿的王向东从地上搀扶起来,唐采儿满脸愧疚,诚信诚恳地开口道歉:

“你不要生气。”

“你也知道他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刚刚有点小误会,我代他向你赔礼道歉……”

不等唐采儿把话说完,王向东挥手推开了她,捂着脸上的伤呲牙咧嘴,恶狠狠道:“滚!”

“老子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你们唐家休想拿下这个项目!”

冷不丁触及凌枫的目光,王向东连滚带爬地爬了起来,灰溜溜地离开。

误会?

听着女人的说辞,凌枫的心宛若被针扎了一般难受,他无奈地松开了紧握的双拳。

他的指尖一颤,终是将身上的外套褪了下来,盖在了女人的肩头:“你没事吧……”

话还没说完,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凌枫一脸愕然。

“你疯了!”

“我刚刚救了你!”

女人的脸上满是憎恶,唐采儿强忍鼻头翻涌而上的酸意,眼圈渐渐发红。

“对,就是我疯了。”

“你刚刚为什么要过来,为什么要救我!”

“跟尊皇集团的合作项目是多么的重要,我明明只要忍一忍就拿到手了……”

那汹涌的泪水终无法抵挡,唐采儿哭地泣不成声:“今晚就是奶奶的寿宴晚会,二房就想拿下这个合作作为寿礼,现在全搞砸了。”

“都是因为你!”

“凌枫,你算个什么东西!”

“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身份……

这两个字压的凌枫快要喘不上气来,他的眼中满是自嘲。

唐家作为宁城的二流家族。

也是凌枫高攀不上的。

如若不是当年凌枫的爷爷救唐老爷子而死,老爷子内心过意不去,便主持定了凌枫跟次子之女的亲事成为赘婿。

不然凌枫跟唐采儿真是八竿子打不着。

为了让二房立足,唐采儿对老爷子的话听从,不得已才嫁给了凌枫。

两人结婚也有五年了。

凌枫到现在,连这个名义上的老婆的手,都未曾摸过。

他以为,能用真心感动她的……

他也就被王向东支开一会去买奶茶,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如果要不是他回来的及时,后果可想而知……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回应凌枫的是一道冷笑,唐采儿脸上挂着嘲讽,语气冷漠。

“我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年听了爷爷的话嫁给你。”

“自从爷爷离世以后,奶奶偏心大房他们,二房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你知道这份合同对我多重要吗?”

凌枫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一颤,试图想要安抚女人的情绪:“合同的事,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够了!”

将凌枫的手挥开,唐采儿厌恶至极,她猛地一把推开眼前的男人。

“你又算的了是什么东西?”

“这些年来帮不上忙就算了,还一直让我爸妈让我跟你一起丢人现眼。”

“外面的人怎么说我?”

“你知道吗?”

“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

眼睁睁地看着女人上了车,利落干脆地关上门,随即车子扬长而去。

被推的一个踉跄,凌枫的后脑勺生生撞上了隔离柱上,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顺着隔离柱跌坐在地,凌枫的意识渐渐涣散,心口如同刀绞一般……

只不过他并没有意识到,头上的血液,却是在这时顺着脖间,流在了脖上的黑色玉佩上……

猛然眼前宛若白昼。

一道沧桑的声音在凌枫耳边响起:“汝乃传人,继吾传承,须将传承发扬光大……”


谁?

是谁在说话?

凌枫拼命地想睁开眼,在他的眼前,隐隐约约仿佛掠过了一个白袍老道的身影。

猛然他醒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摸向了后脑勺,手上没有一丝血迹。

奇怪。

血呢?

除此以外,凌枫甚至还能感觉后脑勺一点也不痛,就好像没受伤一样,可他刚刚明明……

就在凌枫还在思索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一阵刺痛,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

“啊!”

“这……这怎么回事!”

脑海里多出了很多陌生的记忆,那些记忆伴随着强烈的巨痛,如数钻入了凌枫的脑海中。

“这是什么?”

本草纲目……

华佗医录……

伤寒杂病论……

……

还有很多让凌枫感到陌生的医书,接着就是一套套针灸之法,这些意识在他的脑海中塞了进来。

让他感觉陌生又熟悉。

他感觉这些知识仿佛已同他融为一体……

死劲地掐了一下自己,凌枫震惊地瞪圆了一双眼,这也不像是做梦啊!

他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最后摸着了脖上挂着的玉佩,头皮止不住一阵发麻。

他记得最后昏厥过去的时候,这个玉佩好像发出了一抹白光?

黑色的玉佩平平无奇,表面的图案已被摩挲地只剩一点轮廓。

这么多年了。

这块玉佩还是凌枫爷爷离世时留给他的,他就当存个念想。

就在凌枫打量玉佩的功夫,兜里的手机嗡嗡作响。

顾不上去研究玉佩的诡异之处,凌枫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怒斥声。

“凌枫,你还想不想干了?”

“死哪里去了,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

对面那人正是凌枫的上司夏云集。

凌枫毕竟也没读过什么书,唐家觉得他出去打工丢人,所以安排他在唐氏集团帮忙。

所谓的帮忙,凌枫自然不能进入部门见客户带大单,所以也就只是给公司高管当专车司机。

一听到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凌枫止不住一阵头痛:“我马上就回来。”

他把一个高管送过来,恰巧唐采儿在这附近,所以这才耽误了点时间。

想都不用想,回去肯定要被扣工资了。

“行了!”

“现在立马给我去市医院接一个客户,一个小时内就得赶到那里。”

“不然,小心你这个月的工资!”

对方立马挂断了电话,凌枫心中满是无奈,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这不是爷爷的遗愿,他也不想这辈子寄人篱下,一直在受着这些窝囊气。

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凌枫的眉头一皱……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凌枫总算到了市医院的门口。

车子刚刚一熄火,凌枫正准备要给上司打电话问客户在哪,只见眼前一黑。

一行人高马壮的黑衣保镖,挡在了凌枫的面前。

这些人无一不身材魁梧。

气势汹汹。

“是他!”

“就是他!”

保镖身后站着一个老人,那老人激动地指着凌枫,眼圈渐渐发红。

“家主,昨天就是这辆车撞了小姐。”

“这人开着这辆车,肇事司机一定是他!”

身旁被称作家主的中年男人,两鬓虽然斑白,但是眼神锐利,整个人不怒而威。

宋国涛上下打量了凌枫一阵。

他的眼里情绪复杂。

甚至还有翻滚的恨意。

“给我抓住他!”

一看着一群人扑了上来,凌枫一脸的莫名其妙,扯开嗓子就喊了起来。

“你们说的什么啊!”

“我怎么听不懂!”

“昨天我都没开车啊……”

无论凌枫如何解释,那行人已经把他扣在了地上,他气的口干舌燥。

“你们真的冤枉人了!”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皮鞋,凌枫感觉头皮一阵刺痛,被迫抬头看向头顶上方的男人。

宋国涛一手提着凌枫的头发,一手握着手机,眼中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好好看看。”

“这是不是你的车!”

视频中I出现了一个长发女人,只是在她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猛开油门撞在了她身上。

“你知不知道……”

“我女儿她抢救无果,就是因为你!”

“你害死了我的女儿!”

“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快要震破了凌枫的耳膜,他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滚烫的泪水滴在了他的脸上。

头顶上方的中年男人泣不成声。

而这会凌枫神情一阵恍然,这辆车是公司的车,昨天开车的明明不是他。

隐约想起昨天上司带着美女秘书兜风,可不就是开的这辆车吗!

夏云集,王八蛋!

难怪这家伙着急忙慌地让他来医院接客户,看来是让他顶罪才是真的。

“不是我!”

“撞死你女儿的不是我,我知道是谁……呜呜……”

不给凌枫任何解释的机会,他的嘴下一秒就被胶带封上,整个人被抬了起来。

无论他挣扎的多么厉害。

哪能斗的过这么多人!

被人抬进了医院大门,过往的医生病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似乎对于这行人充满了忌惮。

等到凌枫被放下来的时候,他只觉头顶一阵天翻地转,直接被丢到了地上。

他疼地额角直冒汗。

“过来!”

压根不给凌枫喘息的机会,宋国涛把他拖到了病床前,激动地面红耳赤。

“你给我睁开眼睛看看!”

“这就是被你撞死的人!我唯一的女儿!”

“你还敢说你冤枉吗?”

嘴上的胶带猛然被撕下,凌枫疼地一阵呲牙咧嘴:“我真的是冤枉……”

目光落在了病床上,看到床上躺着的女人时,凌枫的话头一滞。

虽说唐采儿本来姿色不错,凌枫在公司也见过不少美人,但是这会也忍不住有些发愣。

床上的女人脸色煞白,嘴唇也没有任何颜色,但那精致的五官却惊为天人。

肌肤更是吹弹可破。

若不是旁边的心率仪上的曲线平直,不然她就像宛若沉睡的睡美人。

凌枫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不由得回过神来,他的脖子上这会横上了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

他甚至能看到刀面上的影子!

疯了!

这是要杀了他?

“晴儿,你放心地走吧。”

“杀死你的凶手,爸爸就让他给你陪葬!”


什么情况!

莫名其妙地当了替罪羊就算了。

现在竟然还想要他的命?

感受着那匕首即将就要割破皮肤,凌枫的额角直涮涮冒下了一层冷汗。

“等下!”

“这位小姐还没有死,我有办法救她!”

随着脖间突然一阵刺痛,不过好在那匕首顿住了,中年男人语气冷漠。

“都到这个时候了。”

“你还想继续睁眼说瞎话?”

凌枫举起了双手,眼里满是诚挚,他都快哭出来了:“我说的都是真的。”

“床上这位小姐还没有死透,我有办法能够救她。”

“要是再耽搁一会儿,只怕真的就必死无疑了……”

手中的匕首啪地掉在了地上,宋国涛半信半疑地看着眼前的人,眼神充满了打量。

这是真的吗?

他……该不该信这个人?

身旁的老人便是宋家的管家,情绪激动地指着凌枫鼻子骂了起来:“你胡说什么!”

“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市医院!”

“给小姐看病的医生不是专家就是权威,难道还怀疑他们分不清死人还是活人吗?”

“我看你小子就是故意找借口!”

在病房里还汇集了不少医生,一个个冷眼旁观,同样也是嗤之以鼻。

“宋先生,我们医院的仪器都是从海外进的高科技,这件事情非常严肃。”

“请你相信,我们是专业的。”

凌枫倒吸了一口冷气,脑海里的那些医书知识不断掠过,这才让他方才脱口而出那句话。

再度将目光落在女人面容上,他的神情渐渐凝重。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鬼知道这些医术到底靠不靠谱。

算了!

死马就当活马医!

赌上一赌,好歹总比一刀掉人头强吧?

“宋小姐的脸色铁青,所有的呼吸特征全无,但是不排除假死的可能。”

“造成这种现象,可能是她的口中有异物所以阻断了呼吸……”

在场所有的医护人员一阵哗然,看向凌枫的目光宛若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小兄弟,宋小姐进医院进行了抢救,要是口中有异物,难不成查不出来?”

“这小子真是死到临头了什么话都敢说,也不看看得罪的是什么人。”

“只怕全尸都没了。”

凌枫也能猜到宋家这群人背景不简单,不然也不会在医院这种公共场所这么放肆。

就连所有人都不敢招惹。

所以他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在赌一点,赌宋家这男人信他的话!

果不其然,宋国涛的神情有些动摇,朝着身旁的老管家递了一个眼色。

“家主……这小子的话……”

尽管老管家不敢相信,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床边,扣开了女人的下颚,伸手进去掏取了一番。

随即他的瞳孔骤然一震,手指激动地都在哆嗦,老泪纵横。

“摸到了!”

“家主,我摸到了!”

只见老管家哆哆嗦嗦的手指间,正夹着一团口香糖渣。

“滴!”

也就是在这时,心率仪上的曲线渐渐有了频率。

在场所有专家脸色唰唰一变。

至于宋国涛的眼睛也是瞪的像铜铃一样,他跪到了床侧,紧紧地握住了女儿的手。

他的话音颤抖:“晴儿!”

“晴儿,你听得到爸爸说话吗?”

床上的女人没有任何回应。

周围的医生连忙手忙脚乱地上前,主治医生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忙掏出了听诊器。

只听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就算吊着一口气,最多也就只能撑几天的时间,时日无多了……”

宋国涛的眼神骤然变得锐利,冷冰冰地注视着对面的凌枫,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已然起了杀心。

凌枫刚松了一口气,冷不丁这会又提了起来,他顿时感觉一股寒气直往脚下涌。

这就是杀气。

他连连摆手:“不!”

“宋小姐还有转机!”

“我能救她!”

老医生鼻中冷哼一声:“老夫从业这行这么多年,治下多种疑难杂症。”

“我说的话,就是专业。”

“这件事已经没了转圜的余地!”

该死!

暗自咬了咬牙,凌枫说的一阵口干舌燥:“只需要给我一套银针,我就能救活宋小姐。”

“你们没本事,还不准别人有本事?”

双方僵持。

宋国涛脸色一沉,做出了决定:“就让他治!”

“按照他说的,准备他要的东西。”

慢步走到了凌枫的面前,宋国涛眸底暗潮涌动,语气暗含警告。

“如果你要是救不活我女儿,你还是要死!”

“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凌枫心中一悸,事已至此,现在就只能靠他脑子里那些突然冒出来的知识能靠谱了。

“你们都得出去。”

“不然这么多人在这里,会耽误我治疗的。”

殊不知听到这话的宋国涛脸色又难看了一个度,死死地攥紧了双拳。

老管家怒了:“你……”

不等老管家把话说完,宋国涛瞪了他一眼,带着一行人风风火火地走到了走廊外。

“都跟我出来!”

病房里很快空了下来。

安静的有些过分。

凌枫泄气地跌坐在地,他哪里会救人啊,鬼知道那些医书上写的东西顶不顶用!

光是颤颤地走到了床边,都快耗尽了凌枫所有的力气,他咬了咬牙,从针包中捻出了一根针……

许是他手上的汗水多,银针好几次打滑掉在了地上,凌枫的动作生疏至极。

不行!

一定得冷静下来!

随着凌枫的心念一动,眼前竟然浮现了一页人体穴位针灸图,他的眉头紧皱。

按照穴位标注的部位,凌枫按顺序扎进去了几针,就是最后这几针得解开衣服才行……

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女人身体……

白皙的脖颈下,袒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风光乍泄……

关键是两条细嫩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

这身材前凸后翘。

极品啊……

不过凌枫打量了几眼,赶紧进去了正题,什么都比不过他的小命重要。

门外的宋管家急了眼。

“家主,那小子一看就不正经,我调查了他,他就是个司机,哪里会救人。”

宋国涛如今也很紧张,他着急地在走廊上不断徘徊,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

“要是他敢对晴儿不利。”

“我就让他全家陪葬!”

恰巧在这时,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啊啊啊!”

“色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