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束爱

束爱

大静姐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静好出身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再加上她从小与父亲缺乏沟通,使得她的性格很是怯懦,而这样的她在婚姻里吃了很大的亏。好在后来她醒悟了,只不过因为醒悟的太晚,所以弄得满身狼藉。为了不再犯同样的错,她开始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

主角:楚静好,王腾,孙嘉勇,蓝博哲   更新:2022-07-15 23: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静好,王腾,孙嘉勇,蓝博哲 的女频言情小说《束爱》,由网络作家“大静姐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静好出身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再加上她从小与父亲缺乏沟通,使得她的性格很是怯懦,而这样的她在婚姻里吃了很大的亏。好在后来她醒悟了,只不过因为醒悟的太晚,所以弄得满身狼藉。为了不再犯同样的错,她开始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

《束爱》精彩片段

很多年以后,当她坐在洒满银辉的沙滩上,看着正从海里缓步走来的银发男人,看着他和煦、宠溺的笑容时,她也不自觉地跟着扬起了嘴角。

脑中不自觉地回想起年轻时的事情,她的眼中升腾起一抹水雾,眼前的男人模样渐渐被泪水晕染的模糊不清,她的头脑开始恍惚。

她抬头看向夕阳,思绪渐渐飘向当年的时空。

她叫楚静好,还差两个月满22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纪。

她虽然出生在大都市,却没有城市女孩的娇惯、浮躁,她的性格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恬静、美好。

她的模样并不十分惊艳,但好好打扮一番,也不失为美女一枚,特别是她那双清澈透亮的大眼晴,溢满了如阳光般明亮的光芒,十分吸引人。

楚静好从小家境平凡,日子必须要在妈妈李材珍的精打细算下才能维持,从小看见爸爸妈妈的不容易,懂事的她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

本来可以冲刺下大学的她,最终选择了职业高中,想早点找个工作,为爸爸妈妈分担生活的压力。

所以,从十八岁毕业到现在的22岁,她辗转换了四五个工作,就因为没有文凭无法升职加薪,不被重用。

这是楚静好自己的认为,其实有一个她没有察觉到的原因。

因为她心思太简单纯洁,不喜欢主动迎合领导,致使她像一颗小尘埃,经常被忽视掉。

贫穷家庭出身的孩子,总是比富家子弟更看重尊严,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唯有一身傲骨是别人比不上的。

楚静好是李材珍一手拉扯大的,她的爸爸楚文武喜欢喝酒,白天工作挣钱,晚上经常与酒友们相约喝酒,几乎没有跟她玩耍过。

父爱的缺失,令她从小便胆小、少言,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放暑假时甚至可以整整两个月不出门。

楚静好很听李材珍的话,李材珍说过了18岁才可以谈恋爱,她18岁就真谈了个男朋友。

不过,那只是纸上谈兵的恋爱,那个时代是没有手机的,大哥大是有钱人才用的起的奢侈品。

所以,那个时候憧憬爱情的少男少女们喜欢用鸿雁传书,笔墨传情的方式互述衷肠。

楚静好在电台里听到某部队的兵哥哥想交笔友,在朋友们的带动和蛊惑下,她选择了一个文章写的很好的男孩子确定为笔友。

楚静好现在回忆起那段情感,仍然觉得甜蜜、美好、干净、诚挚。

要不是被李材珍发现她的书信,也许,22岁以后她就不会经历那些痛了吧!

李材珍很依赖楚静好,当她发现女儿竟然跟一个外省人谈恋爱时,她害怕日日陪伴自己的女儿跟着别人去了遥远的地方,以后再难相见,于是她彻底愤怒了。

她强逼着楚静好给对方写了一封分手信,还苦口婆心的给楚静好讲了一大堆道理,中心意思无非是女人远嫁有多痛苦。

楚静好从小就心疼李材珍,虽然很是不舍,但还是按照她的意思办了。

此时的母女两人都不会想到,就算以后楚静好没有外嫁,同样也无法陪伴李材珍左右。

这世上的大部分女人,一旦结了婚,就与娘家断了关系,回娘家是要看婆家脸色,不能随心所欲的。


就这样浑浑噩噩中,楚静好过了22岁生日,这一年她又换了一个工作,在市中心的电信街做手机销售员。

“你们知不知道是谁最后开的柜子?”刘梅梅瞪着一双小眼,凶狠地扫视着列队在自己对面的下属们。

听到她的问话,队伍出现一阵骚动,大家交头接耳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今天这么忙,谁注意到哪个最后一个开柜子啊?”

“是呀,柜子钥匙是收银员在管理的,手机丢了该问她们去啊!”

“唉唉,我刚才无意中听到,主管和收银员似乎要找个背锅的!”

“啊!那会找谁?不能找我啊,我可不会认的!”

“嗯嗯!”听到对面的议论声,刘梅梅不悦地清了清喉咙,抬手指着收银员吴小雨,问,“你说是谁最后一个从你那儿拿走钥匙的?”

吴小雨忽然被指,惊得身体微微颤了颤,她有些胆怯地看了刘梅梅一眼,又匆忙地瞟了楚静好一眼。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吴小雨,有慌张的,有犹豫的,有凶厉的,有警告的,还有迷茫的。

楚静好用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看着吴小雨,脑子里在拼命的回忆,自己是不是最后一个拿钥匙的人。

可是,因为今天是国庆节活动的第一天,卖场里来的人太多了,她们每一个销售人员都要同时接待好几波客人。

客人们一会儿要看这个,一会儿要看那个,大家都有去拿钥匙,谁还记得是谁最后去拿的?

然而,楚静好偏偏就是那样的性格,遇到任何事都喜欢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所以,这一次,她第一反应就是怀疑自己忘了锁柜子。

因此,当吴小雨向她看过来时,她的心猛地一沉,脸色瞬时煞白,已经先入为主的认定是自己没关柜子。

“吴小雨,这次公司损失了那么多钱,要是找不出罪魁祸首,可是要你们一起赔的!你可要仔细回忆清楚哦!”刘梅梅见吴小雨一直不说话,怕夜长梦多,连忙出声催促。

吴小雨被刘梅梅一激,将心底存量不多的良心全吓没了,一双细弯的眉毛向上挑了挑,抬起手指向了楚静好。

“是,楚静好!”吴小雨说这话时明显底气不足,声音不是很响亮。

虽然如此,大家还是将她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个个如释重负得轻呼口气,神情皆是一松。

“对,我记得去还钥匙的时候,看见她去取钥匙了!”

“那个吴小雨是神仙啊,这么忙还记得这么清楚!”

“你们看,楚静好的脸都白了,肯定是她了!”

一时之间,大家如动物园里的鹦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个个的记忆瞬间复苏,似乎全记了起来!

楚静好看见吴小雨指向自己,心底竟没有半点怀疑与反抗的想法,竟真的相信是自己忘了关柜子。

“楚静好,现在大家都指认是你最后忘了锁柜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为了以示公平,刘梅梅例行公事地问了问。

楚静好看着刘梅梅盛气凌人的眼神,咽了咽口水,心里慌乱地不成样子,孤独无助地环视了眼旁边的同事们,默默地低下了头。

“行了,你没话说就好。”刘梅梅装出一副同情模样上前拍了拍楚静好的肩膀,安慰着,“接下来就等公司那边算出赔偿价格,以及给出赔偿方法,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们大家会帮你度过这一关的。”

楚静好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刘梅梅在说什么,心里一直盘算着丢失的两部手机价值是多少?自己能否负担的起!

只是,她现在的脑袋晕乎乎的,根本想不起那两部手机的样子,更别说价格了。

闹哄哄的一天终于结束,楚静好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回到家里,李材珍做好了饭菜正在等她。

“回来了,快洗手吃饭。”李材珍一边往茶几上端菜,一边看向宝贝女儿。

“我不想吃。”此时此刻的楚静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听到她有气无力的声音,李材珍立刻放下碗筷,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关心地问:“你不舒服吗?”

楚静好没有心思解释,也不能解释,只得随口应付着:“今天生意太好,我太累了,不想吃饭就想睡觉。”

李材珍从不怀疑她的话,听她这样回答,又看她脸色确实不好,立刻便不再拦着,将她送进了房间。

“那你先睡会儿,一会儿要是饿了,妈再给你热热。”说完后,李材珍帮楚静好关好了房门,独自去吃饭。


一夜无话,楚静好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才睡着,当她睁开眼时,闹钟已不知道响了多久。

虽然不想去上班,但她却不是个逃避责任的人,既然祸已经闯了,那无论如何都要弥补了才能离开。

楚静好就是这样的性格,只要是自己的责任,那她一定会负责到底;只要自己答应了,那就一定会兑现承诺;只要自己认定了,不到最后一刻,她绝不会放弃。

第二天上班,刘梅梅就宣布了公司的处罚决定,两部手机总价值3150元,公司承担一半的管理责任,另一半由当事人自己承担。

算下来,楚静好要承担1575元,而当时她一个月才只有500多不到600的工资。

也就是说,她要三个月不吃不喝不消费才可以还清债务。

这对于每个月要交300元回家的楚静好,无疑是雪上加霜、晴天霹雳。

她不想让妈妈知道自己丢了手机,不想她为自己烦心着急,妈妈身体一直不好,要是被气病了,那她岂不是更自责难受。

思前想后,她决定先找朋友借钱把洞补上,然后自己再慢慢还给朋友。

还好,她这个人口碑不错,一跟朋友讲了自己的遭遇,朋友就把钱转到了她的卡上。

楚静好现在回想起来,已经记不清自己还了多久才把朋友的债还完,只是在心底一直感谢曾经雪中送炭的朋友,一辈子也不曾忘记。

还完了债,楚静好换去了另一个大品牌手机经销商上班,工资比以前高了一些。

但因为她不懂人情世故,看不懂眼色,同样遭到店里人的排挤与欺负。

楚静好也不知道自己偷偷在被窝里哭了多少次,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学着机灵一些,反应快一些。

虽然有委屈、有怨恨,但她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只要睡上一觉,第二天便又是元气满满,精神饱满的模样。

这一天,楚静好下早班,不到七点便回到了家里。

一进家门,李材珍便一脸神秘地上前拉住她的手,满脸堆笑地看着她。

“乖,赶快来吃饭,吃完了上2号院去一趟。”李材珍一面把女儿往饭桌前推,一面神秘兮兮地对她眨眼睛,“你二婶给你介绍了个男朋友,一会儿去见见。”

楚静好正拿起筷子,听到李材珍的话,突然一改平日里温顺的样子,“啪”地一声将筷子摔回了桌子。

“妈,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搞相亲这一套。”她小嘴一嘟,一脸的拒绝,“我给你说,我不会去的,要去你自己去!”

“哎呀。”楚静好的爸爸楚文武放下手中的酒杯,对她柔声宽解起来,“你妈只是让你去看看,又没有说就认定这一个了,你今年都22岁了,要是这个时候谈恋爱谈个两三年,正合适生孩子嘛。”

楚静好压根听不进爸爸的话,斜眼撇了他一眼,低下头没有说话的意思。

“乖,你看。”李材珍最是了解女儿的脾气,知道来硬的不行,决定直击女儿的软肋,“你二婶已经答应人家,人家妈和儿子都在那边等着了,你要是这个时候闹脾气不去,叫你二审怎么跟人家交代嘛?”

果然,知女莫若母,李材珍这一番话直接打到了楚静好的命门,她最怕因为自己而影响到别人。

李材珍也觉得楚静好这样的性格不好,在社会上会吃亏,她也教过女儿要改变,可是女儿的这个性格似乎是刻进了骨子里,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

原本还挺抵触的楚静好听到妈妈的话,瞬时平静了下来,默默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静好。”李材珍给楚静好夹了一片回锅肉放进碗里,继续劝道,“你就去见见,也不是说见了就要同意,如果你觉得对眼当然好,如果觉得不好,妈帮你拒绝了就是。”

“我肯定看不上的。”楚静好嘴上仍旧坚持着,心里却已经默许了。

李材珍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满意地催促着她快些吃完,不要让人家等太久。

楚静好没有换衣服,仍旧穿着白天穿着的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头发只简单扎了个高高的马尾。

她脸上什么也没擦,额头嘴角的几颗青春痘看起来有些碍眼。

虽然打扮十分随意,但清纯的气息扑面而来,她的身材比例很好,凹凸有致、不胖不瘦,足以弥补她这些小瑕疵。

年轻真好,就算不打扮,也会给人清纯天然的美好感觉。

2号院离楚静好所住的1号院不过500米的距离,两母女一路快步走去,不到5分钟便来到了介绍人的楼下。

此时天已经有些黑了,李材珍再不耽搁,直接领着女儿噔噔噔上了二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