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赘婿求人不如求己

赘婿求人不如求己

三两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陷害,叶秋家道中落,父母去世,给他留下一个重病的妹妹。为了给妹妹换肾,他到处借钱,却惨遭羞辱与暴打。危难之时,叶秋意外获得了上古传承,从此精通武道、医术、风水,成为商政名流都拥护的大师。从此,他叶秋成为人上人,再也不会别人欺负!

主角:叶秋,张语嫣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秋,张语嫣的女频言情小说《赘婿求人不如求己》,由网络作家“三两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陷害,叶秋家道中落,父母去世,给他留下一个重病的妹妹。为了给妹妹换肾,他到处借钱,却惨遭羞辱与暴打。危难之时,叶秋意外获得了上古传承,从此精通武道、医术、风水,成为商政名流都拥护的大师。从此,他叶秋成为人上人,再也不会别人欺负!

《赘婿求人不如求己》精彩片段

“叶秋,两个小时找不来三十万,肾源就给别人!”

“另外,你妹妹再错过这次机会,只能回家准备后事了。”

医生的话在叶秋耳边挥之不去。

焦急之中只能推开丈母娘房门。

入眼,一个美妇背影。

而在美妇身前,她的宠物狗正接受两个兽医诊断治疗:

“这狗高级牛排吃太多了,胃纤维严重,需要按摩。”

丈母娘的狗都这么娇贵,他妹妹却连病都看不起。

人不如狗!

“谁让你进来的?你弄脏了我房间”

丈母娘转身呵斥,叶秋浑身一颤,

“妈,我......”

“啪!”

叶秋刚开口一个耳光直接扇过来:“活在梦里?倒插门配叫我妈?”

叶秋悲凉:“我妹妹等钱换肾救命,我想......”

“没钱!”丈母娘冷冽喝道:“滚!”

叶秋焦急:“我妹妹真的会死的。”

“啪!”

反手又是一巴掌:

“你妹妹的死活跟我有关系么?你在江家软饭吃了两年,还敢要钱,我给你脸了是么?”

说完便转身一张银行卡扔到两个兽医面前,看着爱狗:

“好好给我儿子按摩,它舒服,你们加钱。”

丈母娘转身瞪叶秋:

“还愣着干嘛?滚蛋!”

“砰!”

叶秋直接被赶出房门。

叶秋攥拳苦涩。

入赘两年,江家连下人都辞了,脏活累活全他一人干。

结果他兄妹的命还不如一条狗!

他悲,他恨,却无可奈何。

时间紧迫,只能想别的办法。

打出一个又一个电话。

结果却是:

没空!

没钱!

无能为力!

直到他打出最后一个电话:

“你表妹张莉都开法拉利了,你找我借钱?脑残!”

听到这话叶秋愣神之后便是大喜。

张莉,叶秋远房表妹,不过小时候他护她护了五年,张家更是老爸失踪前一手带起来的。

几年不见都开法拉利了。

借医药费,应该没问题。

可等他联系并见到张莉之后,他傻眼了。

“情缘”夜总会。

总台沙发。

小时候那个清纯双马尾表妹不见了。

只有现在韩流烫、浓妆艳抹的张莉。

开叉短裙,黑丝渔网。

露脐背心,白嫩尽露。

一条花臂尽显狂野。

最主要是她现在还躺在一个背心纹身男的怀里。

身后十几个壮汉手下面不改色,仿佛早已习惯。

最让叶秋心凉的是,这个背心纹身男,可是小时候经常欺负他们的校霸矮脚虎啊。

他们怎么好上了?

“怎么?你要找莉莉借钱?”矮脚虎冷眼看着叶秋。

叶秋面色尴尬,但赶紧挤出笑脸:

“莉莉,你婶婶她......”

“虎哥问你话你敢不给虎哥面子?”张莉打断叶秋:“我的钱,都是虎哥给的。”

一句话,让叶秋心更凉了。

“哈哈,那你满意么?”矮脚虎旁若无人,与张莉调笑道。

张莉脸红:“当然满意,虎哥哪里都让人满意。”

“哈哈哈!”矮脚虎放肆大笑:“你暗恋的表哥可在这儿,你就不怕他心堵?”

“虎哥~那只不过是年纪小乱想的罢了,他这种废物,怎么能跟您比?”

见此艳画,叶秋心凉透底。

没戏了。

“莉莉,我先走。”

“怎么?大表哥不是要借钱么?”矮脚虎喊道:“瞧不起我?”

矮脚虎说着,一脚将旁边保险柜踢开,里边一沓沓全是钱。

“不是不是。”叶秋先愣后喜:“您要借我钱?”

幸福来的太突然,校霸比丈母娘还心善!

“借!”矮脚虎大手一挥,两个手下拿两个纸袋上来:“但不白借!”

矮脚虎起身,抓起两沓钱,两万块钱,嘴角冷笑:

“咱们倒插门大表哥娶了梁州女神,多让人羡慕。”

“可惜,是个窝囊废。”

“啪!”

钱被扔进纸袋:

“跪下,自扇耳光,自骂废物,一巴掌,两万!”

闻言叶秋脸色僵硬。

“怎么?不救你妹妹了?”矮脚虎冷笑:“送客!”

“我扇!”

叶秋几乎是喊出来的。

他看向张莉,妄想中表妹说好话的画面并未发生,反而在她眼中诸多戏虐与期待。

期待看戏!

终于,叶秋跪下,对自己的脸狠狠扇下一巴掌:

“啪!”

“我是废物!”

尊严被践踏,人格被羞辱。

但养育之恩,他不得不报!

“牛哇牛哇,大表哥真牛!”矮脚虎等人肆无忌惮的嘲笑。

张莉轻蔑摇头:“真废物!就你也配做我表哥?”

叶秋咬牙。

“啪啪!”

又是几巴掌下来,脸色红肿。

“可以么?”

“可以,当然可以!”矮脚虎捧腹大笑,两个纸袋装满钱:

“一袋十五万!”

一个纸袋被放在叶秋面前桌上,看着里边的钱,叶秋眼里有光的。

“别急!”矮脚虎冷笑:“巴掌我看腻了,想要另外十五万,得换个节目。”

矮脚虎说着直接将张莉一条腿放桌子上:

“钻过去,钱拿走。”

“不钻,之前那十五万也作废。”

戏虐,玩弄,肆无忌惮。

叶秋面容铁青,双拳紧握。

见他犹豫,张莉甚至还故意抱怨:“虎哥他不钻算了,我腿都酸了。”

“我钻!”

叶秋双目赤红。

为了妹妹,她别无选择。

叶秋跪下。

“啪!”

但他刚准备爬,一个酒瓶直接摔在他面前。

“啪啪啪!”

接着又是几个,一路碎渣!

“做狗就该有狗样,想要钱,就爬过来!”

众人大笑。

叶秋气的浑身发颤。

但为了妹妹,他爬!

“咔嚓咔嚓!”

一路鲜血来到张莉面前。

一咬牙,钻了过去。

“哈哈,你们看他的狗样!”矮脚虎猖狂大笑。

“为了钱还真是不要脸啊。”其余人附和嘲笑。

叶秋沉默不语,从张莉身后艰难起身。

忍痛来到纸袋钱提起就走。

“啪!”

“啪!”

但两个纸袋应声断裂,散落一地石头。

低头一看,纸袋中根本不是钱,全是石头!

“哈哈哈哈!”

矮脚虎等人疯狂大笑:“白痴,老子会给你钱?做梦去吧!”

戏弄!

刹那间,叶秋状若疯狂:

“太欺负人了,我跟你们拼了!”

叶秋刚捡起地上石头。

“砰!”

一只大脚迎面而来将他踹翻,接着便是众人围着打!

拳头,脚,酒瓶,甚至还有板凳!

鲜血很快流淌。

不仅浸湿了叶秋衣衫,还浸湿了他那从小佩戴的护身符。

“嗡~”

一阵紫芒转瞬而逝。


“吾乃叶家祖先,在生命残存之际,将一道残魂寄存玉佩当中,只为后世留下一丝传承。”

“今日传授你双鱼玉佩、无上医术、武道、风水之术,希望你能够将我叶家发扬光大,切记不可为非作歹。”

“啊!”

传承之音结束,叶秋痛呼一声坐起身子。

“我怎么在医院?”

看着病床,叶秋呆滞。

但下一秒,脑海中一阵阵庞杂的信息让他震撼。

刚才那梦?

是真的!

双鱼玉佩,传承。

他本来有些怀疑,但却发现体内多了许多白色气体。

真气?

还有他本应该被矮脚虎他们打伤的身体,奇迹般痊愈。

惊喜之余发现此时已经是第二天,再次大慌。

钱没找到,那妹妹的肾脏?

“妹妹!”

叶秋急忙冲往住院部。

“叶媛,昨天肾没换成,几次休克,几次抢救。多亏你有个好嫂子用钱生生把你砸回来,要不然你早没命了。”

叶秋刚到门口听到医生的话浑身一颤。

语嫣回来了?

医生出来之后叶秋连忙走进病房,见病床上妹妹骨瘦如柴,脸色惨白,忍不住鼻头一酸:

“妹妹!”

叶秋直接跪在妹妹跟前抓着妹妹双手,但下一秒他愣住了。

双鱼玉佩转动,脑海中多了一行信息:

“病状:糖尿病晚期并发症,肾衰竭,心肌梗塞,血栓......”

“治愈或摧毁!”

叶秋下意识选择“治愈!”

只见双鱼玉佩疯狂转动,白色光芒迅速黯淡下来的。

但叶秋却极为清晰的感应到,妹妹的身体在恢复。

就像是一块被煮熟的熟肉,正在飞快的变回生肉。

医学奇迹!

“哥,我怎么感觉......”

叶媛一句话没说完,浑身一震颤抖。

几分钟后,她身上各种电线管子连接的仪器数字不断恢复。

叶秋泪奔大喜。

“怎么回事?”

门口一医生见状错愕惊恐。

随后赶紧抽血进行各种检查。

直到下午三点,医生们震惊的宣布,叶媛真的好转了。

不过还要留院检查,确保不是误诊。

期间叶秋看了一眼账单。

昨天妹妹一共病危四次,光手术做了好几次,张语嫣足足花了十多万才将妹妹抢救回来,同时账户里还多留了十万。

对此,叶秋心中五味杂陈。

丈母娘心狠,可女儿对他们这般好。

等叶秋敢回到病房,叶媛正好满脸欢喜的下床活动。

可突然身后一道戏虐的声音响起:

“呵,大表哥伤这么快就好了?钢筋铁骨啊!”

一回头,矮脚虎带着张莉还有十几个手下走进来。

同时走廊里也寂静异常。

很显然,不会有人来了。

叶秋立马将妹妹护在身后:“你们要做什么?”

“你那贱女人报警封了我夜总会。”矮脚虎眼神阴冷:“你说我要做什么?”

随后他更是冷笑一声,张开双腿:

“跪下,边爬边学狗叫,否则,弄死你们。”

矮脚虎声音落下,那些小弟们从身后拿出扳手,水果刀。

张莉抱着膀子,眼神玩味:

“叶秋,赶紧取悦虎哥吧,他火气消不了真的会对你们下死手的。”

叶媛见状急的满头汗,赶紧将叶秋死死的拉到身后: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位老大,消消火,你们放过我哥吧,他做错什么我补偿......”

“唰!”

叶媛话没说完,矮脚虎在消毒车上抓了一把刀具狠狠砸过来,其中剪刀把叶媛脸都划伤了:

“补偿?你算什么东西?你特么自己都要死的人了你补偿的起?”

“矮脚虎,你找死!”叶秋咬牙切齿的要冲上来。

可叶媛死死拉着他:“哥,别冲动!”

张莉见状摇头:

“叶秋,赶紧道歉吧,要不然就算我都帮不了你们。”

“你何曾帮过?”叶秋眼神冰冷:“别让我看见你,滚!”

“哥,别说话!”

叶媛赶紧按住叶秋,然后陪着惨白的笑脸上前拉着矮脚虎手臂:

“这位老大,我哥他......”

“砰!”

“一对贱狗!”

矮脚虎不耐烦的一脚踹叶媛肚子上:“要死的小贱人,脏了老子衣服知道吗,晦气!”

矮脚虎说着抓起一个注射器对着叶媛脸上扎!

“啪!”

但下一秒,一只手掌擒住他手腕儿,传承的力量随着叶秋怒火爆发:

“看来你真是在找死!”

叶秋猛然抬头,一张脸已经冰冷到极致,双眼之中一道白芒闪过。

“咔嚓!”

矮脚虎拿着注射器的整个胳膊被折断。

“啪!”

叶秋闪电一巴掌把整个注射器拍进他胸口。

“啊!”

矮脚虎瞪着双眼发出凄惨叫声,叶秋直接手插进他嘴里。

“刺啦!”

一地鲜红。

“混蛋!”一个小弟反应过来,拿着刀刺叶秋。

“砰!”

叶秋看都没看转身一脚直接将他踹飞,砸碎窗户摔到楼下。

接着又一把抓住矮脚虎头发,

“你怎么羞辱我都可以,但你打我妹?”

一声冷喝,叶秋抓着矮脚虎脑袋,对着床头角铁狠狠砸下。

“砰!”

血流如注!

一瞬间,所有人呆若木鸡。

张莉更是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叶秋?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狠手辣了?

他不是窝囊废么?这真的还是自己认知中的表哥?

那些小弟们此时也全都吓的惊慌失措。

昨天还为了钱被他们随意欺负凌辱的废物,现在却宛如战神一般!

叶媛也有些懵。

叶秋双目赤红,一脚踩住矮脚虎膝盖:

“动我妹妹?”

“咔嚓!”

膝盖碎裂!

“啊,你们特么都死人么?上,砍死他!”矮脚虎凄厉惨叫。

小弟们反应过来,蜂拥而上:

“砍死他!”

昨天的围殴给了他们信心。

可叶秋早已不是昨天的叶秋。

面对群人,不退反进。

“砰!砰!砰!”

短短十几秒,十几个小弟断手断脚躺在地上。

满地血腥,眼神惊恐。

张莉见鬼一样看着这一切,废物叶秋,怎么变这么强大了?

而叶秋走到矮脚虎跟前,一脚踩他脸上,持续用力:

“我,取悦你了么?”

“唰!”

感受着叶秋脚下力道真的想杀他,矮脚虎冷汗直冒全身:

“大哥,别,我认栽,我掏钱给你妹妹治病,有事儿好商量。”

叶秋杀疯了!

他心里清楚,今天他这点儿人,绝对踩不住叶秋了。

再狂只会被冲动的叶秋弄死。

只能先求饶,等出去了他有一万种办法复仇。

“哥,算了!”

叶媛赶紧冲上来,她不能看着哥哥坐牢。

叶秋怔了一下,然后狠狠的踢矮脚虎一脚:

“给我妹妹道歉!”


矮脚虎此时自然不敢装逼,赶紧挣扎着跪下砰砰磕头拿钱认错。

昨天的他还高高在上,随意欺辱叶秋。

而今天,却宛如一条死狗跪在叶秋面前求饶命。

叶秋冷哼一声,双鱼玉佩“阴”面旋转,一道黑光瞬间钻进矮脚虎体内。

“啊!”

矮脚虎瞬间歇斯底里的惨叫:“你干了什么?”

叶秋眼神阴冷:“当然是给你留份儿大礼!”

“滚!”

矮脚虎心底怨毒,但根本不敢多留,带人赶紧滚出病房。

而这边叶秋当然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便给妹妹换了病房。

一直等第三天,叶秋拿到了所有检查结果才彻底放心。

妹妹的病,竟然真的尽数好了。

欣喜狂奔回病房,准备带妹妹出院。

可刚到病房门口,他便听到妹妹的欢声笑语,同时还在与人交谈:

“嫂子,我真的太喜欢你了。”

接着便是一道温柔到人心底的笑声:

“妹妹,放心吧,你好好养病,我会跟叶秋好好的。”

听到这道笑声,叶秋心头狂颤。

她,来了。

走进病房,就看到病床边一女神正给妹妹削水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温柔的喂着。

妹妹,从未这么开心过。

看着这温馨画面,叶秋心化了。

“嫂子,我哥回来了,你不是有事儿找他么,快去吧。”

听到叶媛话,女神回头。

这一回眸,百媚生,尽倾城!

“叶媛妹妹,那我们先出去了。”女神对叶媛温柔一笑,然后走到叶秋跟前顿了一下,抬脚出门。

叶秋跟妹妹打声招呼就赶紧跟在后边。

两人下楼。

张语嫣不愧是梁州第一女神。

一身职业装,长发及腰性感妖娆。

白嫩的肌肤就像是剥了壳的荔枝,白里透红,让人妄想咬上那么一口。

修长美腿诱惑圆润,走动间更是摄人心魄,让人浮想联翩。

这简直就是漫画里走出来的超级女神。

这,也是他叶秋的妻子。

“小嫣,咱们......”

“唰!”

叶秋刚开口,整个走廊瞬间如千年冰窟。

张语嫣冷冽眼神早已与病房内的温柔大姐姐判若两人:

“你叫我什么?”

“做梦醒不过来了是么?”

“只会洗衣做饭的软饭王,也敢叫我小名?拎不清自己的分量了?”

原本吵闹的走廊,仿佛都被张语嫣的气势冰封。

一瞬间,泡沫破裂,打回原形。

叶秋低下头:“对不起,语嫣。”

“还有之前你给我妹妹垫的那些医药费,我一定会还你的。”

“还?”张语嫣冷笑一声:“你拿什么还?”

“你在装什么清高?像狗一样从我们家一次次拿钱的时候你怎么不装?”

“窝囊废,本事没有,还学人说大话?看见你就来气。”

张语嫣甚至看都不看叶秋一眼。

他不配。

叶秋面红耳赤,语塞跟着。

他承认,若是没有语嫣,他妹妹早就不在了。

“语嫣,听说你找我有事儿。”

“先买绿豆粥,你妹妹想喝。”张语嫣语气冷漠。

这让叶秋心里难受,这到底是关心,还是不关心?

两人来到医院楼下,此时医院盖的新楼正在施工,旁边还有一座张仲景的雕像。

张语嫣可能是带着气在前边走的快,包里的一份文件突然滑落。

叶秋低头跟着,心中杂乱,见东西掉了就去捡。

可却没注意张语嫣此时也正准备弯腰!

一个巧合,叶秋撞到了张语嫣的身上。

柔软!香甜!

但!

“啪!”

张语嫣怒扇过来:“几天不见,说大话也就算了,你还学会了耍流氓!”

两年,他们两个连手都没碰过,这混蛋竟然耍起了小心机。

“这......”

叶秋真不是故意的,可正准备解释时,眼前景色变幻。

只见丝丝黑气缠绕在张语嫣的身上,来源是她心口。

这是煞气!

聚之不散,常目难见,煞气作乱,必有大患!

“你还敢盯着看?”张语嫣大怒。

“不,不是,语嫣,你心口是不是有项链,赶紧扔了,要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叶秋说着就要上前帮忙,张语嫣冷目杀人般的瞪着他:

“你想死?”

“叶秋啊叶秋,你就算再窝囊废,我都想着将就将就算了,没想到你现在竟还成了无赖。”

现在的叶秋,她绝望了。

之前多少还占一样老实,但现在......

“叶秋,本不想跟你说的,但我妈算过日子了,中元节那天,我们离婚!”

叶秋一愣。

两年前,张家霉运罩顶,祸患不断,大师让他们冲喜破霉。

于是便有了他入赘张家。

从那以后,张家事事大顺,祸患尽除。

他这块牛皮糖,没什么价值了,就该扔了?

甚至有传闻,丈母娘新姑爷都选好了。

“让我腾地方?”叶秋悲凉。

只是这挑在中元节,也就是常说的七月半鬼节来离婚,又有什么说法?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张语嫣冷漠:“你在我这儿,有地方么?”

“整整两年的机会,你除了废物懦弱,窝囊无能,别的还有什么?”

“你家务做的再好,有用?”

“我堂堂张语嫣,缺一个下人?男人做到你这份儿上,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句句刺魂,字字诛心。

刚才语嫣与妹妹温馨相处的画面莫名跳入叶秋脑海之中,让他心中难受,拳头紧握。

张语嫣直接转身:

“算了,说也是白说,放心吧,你不就是要钱么,离婚之后再补偿你六十万。”

“拿着这些钱,带着你妹妹好好过日子,被再活的像条狗一样。”

“嗡~”

可突然在叶秋眼中,语嫣脖子处的煞气瞬间如恶魔一般呼啸而起。

叶秋瞳孔一缩,瞬间扑上去抱着张语嫣连滚数圈。

“啊,你个混蛋。”张语嫣挣扎:“叶秋,你畜生!”

但叶秋死死的抱着她,一脚踹在花池上狠狠的撞在一根正在施工的脚手架上。

“轰!”

而就在叶秋他们刚离开原来的位置。

一辆商务车发疯似的冲进工地,撞塌环环相扣的脚手架。

接着巨响一声接着一声。

叶秋死死的抱着张语嫣,护住她。

良久,尘埃落定。

张语嫣一把推开叶秋,扭头一看,瞬间瞠目结舌。

正在施工的设施,被撞塌了!

废墟一片,满地狼藉。

火光冲天,惨叫连连。

“你混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