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分手后初恋总是求复合

分手后初恋总是求复合

鲸落天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幸有一个深爱的未婚夫,就在她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刻,那个男人却与同父异母的妹妹筹划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害死!有幸捡回一条命之后,她在意外中与分手多年的初恋产生纠葛。时隔六年,白幸带着天才女儿再度归来,哪知道还没有展开复仇计划,便被某位初恋先生纠缠上……

主角:白幸,厄沂谌   更新:2022-07-15 23: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幸,厄沂谌 的女频言情小说《分手后初恋总是求复合》,由网络作家“鲸落天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幸有一个深爱的未婚夫,就在她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刻,那个男人却与同父异母的妹妹筹划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害死!有幸捡回一条命之后,她在意外中与分手多年的初恋产生纠葛。时隔六年,白幸带着天才女儿再度归来,哪知道还没有展开复仇计划,便被某位初恋先生纠缠上……

《分手后初恋总是求复合》精彩片段

白幸得知未婚夫悔婚后,第一件事就去喝了个烂醉。

结果在酒吧里遇到一个长得像她初恋的男人,有些冷漠如冰山。

“你……长得有点像我的初恋。”

夜店里,白幸把男人挤在墙角,认真地搭讪。

男人没动,面无表情背靠着墙,极好的身材比例,隔着衬衫都可以感觉到腹部坚硬的肌肉。

他的鼻梁英挺五官若削,玉质金相俊美绝伦,一双墨色眸子,看不清喜怒。

只是紧盯着得寸进尺的白幸。

借着酒劲,白幸八爪鱼似得吊在男人身上,葱白手指隔着男人的白色衬衫,在胸口来回打圈,极尽撩人本事。

白幸那双笼罩薄雾的明眸星光泛滥,面颊绯红,自信身材与面容出众,又故意放低声线,变得有些软糯可人,绵绵柔情。

男人喉结滑动,低下头。

“你不是有未婚夫么?”

“呵,”白幸心揪了一下,冷笑,“不知和我的好妹妹在哪快活呢。”

男人不再追问,鼻息喷薄在白幸白皙的天鹅脖颈,低沉的声音带着令人深陷的魅惑。

“你确定,不放开我?”

“放开?”白幸深陷其中,魅惑一笑,“睡了你,算我捡着了。”

手指绕过男人的领带,猛地扯近距离,双眸相对,火花迸溅。

“那你可别后悔。”

“唔……”

还不等白幸反应,便被反客为主。

男人技术不错,等白幸醒来,浑身酸痛。

记忆复苏后,白幸后悔了。

睡在她身旁一夜生猛的男人,英挺的鼻梁两侧双眸睫毛卷翘。

晨曦微微在他白皙的皮肤布上一层光,连茸毛都看得清楚,面容似复刻希腊雕像,完美又妖孽。

厄沂谌,盛江集团太子爷,传言中性格乖张,脾气暴戾,睚眦必报。

她何止是认识,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年少青葱高中时期,白幸因为家里原因,把厄沂谌甩了,两人谈了一场不欢而散的恋爱。

传言厄沂谌伤心失落借酒买醉,和人干架把人打残了,又传言厄沂谌有了新欢,总之厄沂谌退了学,从此消失在白幸的生活里。

没想到五年后在夜店遇见。

自己还主动送上门。

面对厄沂谌。

白幸心中愧疚不已。

溜了。

……

地窖堆满腐烂的木箱,密不透气,泥土腐烂的味道令人窒息。

头顶白炽灯。

白幸手脚被链条捆绑。

“姐姐,你竟然和盛江集团的太子爷睡了……”

白于瑶那张整容脸在阴影下有些扭曲,这句话说不出的阴毒又带着钦羡。

五年前白家发生火灾,母亲在睡梦中被活活烧死。

弟弟为保护身体孱弱的白幸,被大火吞灭。

徒留白幸苟活。

可半年后白幸父亲白良升便重新娶妻。

白良升曾对白幸解释是生意上迫不得已,但当白幸见到白良升身边带着一个同她年龄相仿,模样还有几分于父亲相似的白于瑶。

她便看穿白良升的伪装,当即断绝父女关系。

白于瑶嫉妒白幸是名正言顺的白家大小姐,五年来只要白幸有的,她都要抢过来,前不久还抢走了白幸的未婚夫。

“白于瑶,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白幸从酒店出来后,就被绑架了。

“怎么,害怕?”白于瑶冷笑。

“你以为你和厄沂谌此次一夜良宵是巧合吗?”

白幸心微波澜。

“什么意思?”

白于瑶愈发狰狞。

“看你今天也不能安全地走出这里,我便告诉你吧,”

白于瑶俯在白幸身旁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凌霄哥哥准备悔婚的信息是我用他的手机发给你的,他也不会接你电话,因为他亲眼看着你主动接近厄沂谌……不过,厄沂谌遇上你,也是我设计的,因为他原本是来找他未婚妻的……”

“曾经凌霄哥哥那么喜欢你,你却和厄沂谌在一起,厄沂谌还把凌霄哥哥的手筋给挑断,让一直怀揣医生梦想的凌霄哥哥再也握不住手术刀,这次你竟然还和……厄沂谌旧情复燃……”

白于瑶笑得无比猖狂。

“白幸,凌霄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地窖的门微微开了,有脚步声慢慢走进阴影。

阴影里走出一个颀长身影,看不清模样,那人手持锋利的尖刀闪过冷光。

寒冷!

白幸感觉到手腕一凉,接着是一阵刺痛,皮肉胫骨之间被暴力撕裂,痛觉苏醒,顺着手腕直达中枢。

凌霄的俊朗的面颊在黑暗的阴影中变得狰狞,一双眸子充血。

“白幸,你为什么背叛我……”

白幸的心被揪起来,盖过手腕的疼痛。

“所以,你接近我,和我结婚,是为了报复厄沂谌?”

昏迷前,她咬碎了牙。

“凌霄,爱上你,算我白幸倒霉。”


六年后。

盛江集团。

“厄总,您家安防系统崩溃了。”

“黑系统的人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让安防系统瘫痪,对方很聪明,抛出的都是烟雾弹,不到一秒的时间刷新IP,信号源来自世界各地,我们没办法追踪。”

“我请你们不是为了夸对手多么厉害,来掩盖你们的工作失误,继续查,近期有新品发布,有任何闪失,你们自便。”

厄沂谌才开完超长会议,俊美的五官布上困倦,锐利眉头微皱,一双墨色眸子微眯,傲睨万物,气势压人。

部门几个主力都低着头,心里讪讪,不敢吭声。

盛江集团涵盖金融,房地产,娱乐,IT等产业,资产无法估量,近两年自他接手盛江之后,经过他雷霆手段,盛江集团在滨城可以说举手翻云覆手为雨。

尤其他亲自监督的信息网络公司,两年来经历上万攻击,盛江集团的网络防御犹如坚壳,纹丝不动,没有破绽。

此次对方竟然不黑盛江集团,而是去攻击厄沂谌家里的安防系统,针对性实在太强。

不得不让厄沂谌觉得另有原由。

“回观澜。”

……

观澜别墅内。

一个小胖子正在晒太阳,他一身小西装,短裤,及膝的长袜干干净净,微卷的头发让娇小的五官有些可爱,不谙世事,犹如天使降临。

他抱着一个崭新的足球,不知道在想什么。

才换的保姆给他端来热牛奶。

他伸手去接,忽然那牛奶就“不小心”撒在他的手背上。

玻璃杯跌在地上,立马摔碎。

滚烫的牛奶让小胖子的手背立马红肿,起了大水泡。

“少爷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新保姆手忙脚乱,她伤到厄家的小少爷,可是用她挣一辈子的钱都抵不上啊。

新保姆慌乱地手脚并用去找医生,“少爷你等等,我去叫医生。”

“愚……蠢……”原本有犹如天使面庞的小胖子露出一个冷笑。

“少爷……你会说话?”新保姆面露惊恐。

小胖子说话速度极慢,“你……偷东西。”

盛江集团掌舵人厄沂谌在滨城翻云覆雨,只手遮天,外人却不知他早已未婚生子。

而这个儿子就是眼前这个语言发育迟缓的小胖子厄念忻。

“冤枉啊,小少爷。”保姆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不……干净……”厄念忻语言迟缓,憋红了脸,一双眸子冷冷。

他手里拿出几张照片,照片上面是保姆正在行窃的动作。

证据确凿。

保姆看着结巴,连说话都困难的厄念忻,突然醒悟过来,脸上的慌乱散去,眼底散发冷意。

她好不容易才被挑选进厄家做保姆,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离开。

只要吓唬吓唬他,这个事情就不会暴露。

她凶相毕露,将厄念忻手上的照片抢了过来,拖着厄沂谌走到监控的死角。

声音充满恶意,面容逐渐扭曲,扣住小胖子的肩膀,用力摇晃,像是要把他捏碎。

“厄念忻,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在少爷面前多说一句话,我用针扎你,开水烫你,打你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放……”小胖子抵触被人接触,脸上憋得通红。

他没想到保姆竟敢对他动手!

眸子墨色更浓。

呼吸也觉得难受。

“厄念忻,你听清楚了吗?”

“嘿,不要因为大人不在家,就随便欺负小孩子。”

这时一道稚气的声音响起,厄念忻和保姆同时循声看去。

保姆差点吓背过气。

“你是谁!”

花园的凉椅上坐着一个双马尾,穿着洋装的女娃娃,小小的身前摆着一台笔记本,嚼着口香糖,一副小大人模样,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对着她。

“他听没听清楚我不知道,可是我拍清楚了。”

“你给我拿过来……”保姆丢开小胖子厄念忻,立马想要去抢夺手机。

“别过来,我已经报警了,给你三秒的时间消失在这里,不然等警察来了……”

“你……你给我等着。”

保姆听到警察,立马转身就跑走了。

洋装的女孩对着慌不择路的背影咯咯笑起来。

“愚蠢。”

洋装小女孩收回手机,看了眼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厄念忻,小西装上和长袜都是泥土。

“你故意把牛奶打翻,一步步故意惹怒对方,实在是太坏了。”

洋装小女孩拿纸巾包裹住吐出来的口香糖,盯着被揭穿的小胖子面露窘色,不免得意。

“如果不是你栦姐‘恰’好出现,估计你身上绝对又多了不少伤。”

小胖子明显不是很明白,但他也没追问,毕竟他自己也表达不清楚。

“走了。”身穿洋装的小女孩,潇洒自如得背着电脑从墙壁翻了出去。

小胖子一脸艳羡。

他因为语言迟缓,爹地一直都不让他单独外出,小胖子第一次见到洋装小女孩就被她“独特”的潇洒气质吸引。

他抱起跌落在地上的足球,瞥见刚才小女孩坐过地方,掉落的一张东昱附幼的宣传单。

眼底闪过异样。


眼底闪过异样。

------

滨城东昱大学。

女人站上讲台,台下黑压压一片。

她二十三岁在X国新闻界横空出世,二十五岁就入围“普利策调查性报道奖”,曾数次出入战争场,历经生死,新闻界有名的天才记者,令同行难以望其项背。

更可气的是她拥有超模身材,身穿白色衬衫黑色包臀裙,干练简单,说不出的气质,引人注目。

演讲时,还用标准的英式英语说出那句,“如果你没法阻止战争,那你就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这是战地记者永远的格言。”

她自信,睿智,声音亲和。

她的语言精练,讲述的都是战争现场发生的趣事,没有血腥,没有子弹手榴弹,可每一句话都让人心惊动魄。

她淡然地笑了笑,牵动人心,最后结语,“虽然我不畏惧死亡,但……我其实很怕被撕票。”

赢得喝彩地笑声及满场掌声。

她在抬手看手表时。

右手手腕内侧有个贯穿外侧的疤痕。

格外突兀。

她是白幸。

从黑暗的地狱,活着走出来的人。

下台后,校长上前祝贺,两人握手。

“阿幸,辛苦你远道而来了,此次演讲很精彩。”校长方鹤六十多岁,身子骨依旧硬朗,眯着笑眼,一身中山装,极为亲和。

“方老您客气了,后面还要麻烦您。”

“放心吧。”方鹤引着白幸朝校长办公室方向走,“阿幸,此次东昱和星锐公司的合作就拜托你了。”

星锐公司是一家娱乐公司,近期推出一档野外求生节目,需要有野外经验的记者参与。

东昱学校两年前因为一场丑闻,受到了极大的重创,经过时间的平息,东昱的生源依旧不见起色,校长方鹤为了给东昱宣传造势,毫不犹豫地得联系上此时在新闻界名气如日中天的白幸。

校长方鹤和母亲是沾亲带故的同学关系,当年白幸的母亲过世后,校长方鹤从高中就资助白幸到大学毕业。

此次白幸回来,也是为了报答校长。

“方老,不用跟我客气。”

这时,助理小冰快步跟上白幸,有些着急,附耳跟白幸说,“白老师,栦姐也跟着回来了。”

白幸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

白栦,是白幸的女儿,性格和白幸沉稳性子截然相反,年龄不大脾气不小,还特爱记仇,睚眦必报。

简直是那个人的女性翻版。

白幸这次回来并没有带白栦,没想到白栦自己跟回来了。

她在白栦身上装了定位,一看,白栦定位出现在白幸暂住的酒店。

等她到酒店,白栦正拿着平板窝在沙发看动画片了。

助理小冰有些战战兢兢地跟在身后。

“白老师,我查了一下,栦姐回来之后先去了观澜别墅,那里是盛江集团的产业。”

“她去那里做什么。”白幸皱起眉头,心底闪过惊讶。

“还不清楚,不过,今天盛江集团信息部的几个负责人,因为观澜别墅被黑客攻击开除了,所以我猜……”

“天呐,我宝贝女儿就是个小恶魔。”白幸按了按太阳穴,头痛异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